书家园网 > 历史军事 > 我,大唐最强杠精 > 第10章 以德报怨长孙钰(三更求一切)
    朝堂之上,qun臣百官一头雾水。

    长孙无忌同样如此,李世民心底打的什么算盘,他和李世民相处了这么多年,心底还是非常清楚的。

    作为李建成一脉的顶尖谋臣,魏征的影响力和地位绝对不低,才智权谋放眼整个朝堂,能比肩者少之又少。恰恰是因为这样,李世民本着惜才和树立标杆收拢李建成一脉臣子的忠心的考量,这才留了他一命。

    魏征不能不用,但如何用,还另有定论。

    他如果预料不错,魏征应当会在李世民改元之际被重新启用,竖做标杆,大赦天下的同时,收拢一波李建成一脉臣子的忠心。可现在,他儿子这么一参,怕是打乱了皇帝的计划。

    只是,长孙钰到底想怎样呢?

    听到儿子怼自己,他表面上当然是生气的,但究竟生不生气?只有他自己知道。

    李世民思量了半天没有猜透,便直接问到:“那按长孙御史的意思,应该怎么办呢?长孙大人又该怎么惩处?”

    “长孙大人应当被罚俸一月,以示惩戒,至于魏征魏大人,应当人尽其才,区区一个詹事主簿,屈才了。”长孙钰一幅一心为公的样子。

    这话说的,李世民怎么这么不信呢?

    萧瑀只是chazui怼了他一句君前失仪,他能直接把人气跑,连宰相都不做了。这个敢于指着他和他爹鼻子骂的魏征,他真不信他侄子会有这么宽宏大量。

    “魏大人可是指着长孙大人和长孙御史的鼻子骂,长孙御史却举荐魏大人为官?这不合道理吧。”李世民眯眼问到。

    qun臣也明白过来,这个小yin人可不是什么善茬,怎么可能好心举荐一个得罪了自己的人。现在这套说辞,不过是幌子而已,不过,他们倒是很期待,这个小yin人还能说出什么花来。

    “陛下,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只要将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任何人都可以发光发热。”

    “况且,微臣是大唐的臣子,只要魏大人能不负众望,为大唐出工出力,微臣受些许委屈算的了什么。”

    “说得好。”说这话的是房玄龄,听到这番慷慨陈词,不管有几分诚心,也当的他称赞。

    “盛名之下无虚士,长孙御史的德操,令人敬佩。”杜如晦出言力ting,算是回报之前长孙钰对他的吹捧吧。

    虽然这金句李世民听得也很有味道,可李世民心里那个不爽啊。凭着长孙钰这一张zui,面子里子都被他一个人赚了。他呢?

    所以,李世民颇有几分不善的问到:“按长孙御史所言,魏征应当放到哪个职位好呢?如今三省六部建制齐全,没有合适的位置啊。”

    说到这,qun臣也有几分紧张起来。

    一个萝卜一个坑,魏征要上位,他们中间必定有一个遭殃。

    长孙无忌警惕的望着长孙钰,准备随时阻止,现在可不是满口胡言的时候,随随便便得罪一个大员,即便他是赵国公也不一定讨好。

    长孙钰认真思量,说到:“像魏大人这般刚正不阿的人,最适合做一名御史了,敢问杜大人,御史台中可还有空缺?”

    六部百官松了口气,杜淹却懵了个逼,不由苦笑,他可真是遭了无妄之灾。可众目睽睽,又是他的职权范围内,他总不可能闭口不言吧。

    明明是下官问上官,可是现在他们好像职位互换了一样。

    “咳,御史台上下,几乎满员了。”

    “可还有职位空缺?”

    “仅有几名殿中侍御史和监察御史的缺了。”

    “这样啊。”长孙钰低下了头,一幅认真思考的状态。

    qun臣看着好戏,御史台这剩下的官位都是七品八品的,他们想着如何都不能将魏征放在这个位置上吧。御史台的人心里则一起妈卖批,只有李世民本能觉得不妙。

    从长孙钰zui里绝对蹦不出好话来。

    “陛下,既然御史台的主要职位没有空缺,那么…………”说到这,长孙钰一个停顿,好似陷入了难题,百官被吊足了胃口,御史台和李世民却吊起了心。

    终于,长孙钰认真说到:“臣举荐魏征魏大人任监察御史一职。”

    两仪殿中再次陷入死寂。

    “噗,哈哈。”

    不知是谁带的头,两仪殿中,再次笑炸。

    “若是魏征老匹夫在这,怕是得当场撞死在柱子上。”

    “当个八品的监察御史,还要靠一个小儿举荐,以后莫不是还得报他的提携之恩,老匹夫这辈子恐怕都没受过这种折辱吧。”

    文武百官笑炸了,心底对长孙钰的忌惮那是更盛三分,原以为萧瑀参了他一本,结果这小子直接把人气走已经够绝的了,没想到还能有这招。

    举荐一个年长自己三十多岁的人做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官,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虽说有些xi吮,可做官不毕竟分年龄。

    但是如果这个老人原本是太子洗马,官居从五品,而且是太子心腹,这意义,远不是一个区区五品官能够承载的。哪怕现在只是个散官,那也不是一个区区八品芝麻官能够比的好嘛?

    从七品官的长孙钰,举荐魏征一个原五品来做从八品的监察御史,这哪里是他长孙钰受点委屈。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如果举荐成了,以后哪怕魏征重新调任高位,还就真得向这些大臣们现在笑的一样,寻找机会回报长孙钰举荐他的知遇之恩,并且见面执礼。

    这分明是把魏征的脸往死里抽好吧。

    李世民笑得翻白眼,却不能任由长孙钰胡闹,只能没好气的问到:“长孙大人这叫受点委屈?让魏征做一个监察御史?”

    “对啊,孔师时常教导我,要以德抱怨,宽以待人,微臣铭记在心,引作为官之道。至于魏大人,八品官可能是小了些,可是微臣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御史台将会在魏大人的努力下发光发热的。”

    朝堂上的人差点就信了长孙钰的邪。

    这特么也是以德报怨?神特么的是金子总会发光。

    孔颖达要是听到这一句话这么解释,不光他自己,就连他18代祖宗,也得从坟墓里跳出来抽长孙钰几个耳光。

    还以德报怨长孙钰,睚眦必报长孙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