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网 > 都市言情 > 重返十五岁之军嫂难为 > 正文 第262章揭开真面目
    陶沐却道:“您可以把他当成你未来孙女婿,这样您就不会觉得小题大做了。”

    乔老爷子脸色一僵,如果将来乔诗语带来一个未来会娶她的男子,他一定会调查的,可如今他只是把鲁绪林当成一个能陪伴诗语成长的异性朋友,最多有点爱慕罢了。

    但是如果真的是陶沐所说的那样,那他怎么可能不好好调查呢。

    说话间,其他三个人都回来了。

    一回来就看到陶沐和乔老爷子来不及收回的严肃表情。

    乔诗语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跟着后面的鲁绪林和齐雨薇对视了一眼,只不过这一眼极为含蓄,如果不是陶沐正好转头看向乔诗语,也许根本看不见。

    这样的默契,要说他们不熟悉,那根本不可能。

    陶沐笑着说道:“没什么,跟乔爷爷讨论以后上什么大学呢。”

    乔诗语笑着就把蛋糕放下来了,乔诗语的手很巧,喜欢做糕点,而且做得很好吃。“沐沐不是想学医吗?”

    陶沐笑着说道:“对啊,可惜大学我们肯定无法在一个学校了,但是我们可以在一个城市啊,而且你学外语的话,最好还是去北市。”

    陶沐刚刚说完,鲁绪林就道:“去北市太远了,诗语这么单纯善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怎么办,就算是乔爷爷也不会放心吧,我觉得我们西市大学就不错,又是重点大学,我打算去那边的建筑系,诗语可以跟我上一个大学啊,到时候我们就是学长学妹了,有我看着,也没有人敢欺负诗语。”

    乔诗语一听,面色一红,抿着唇,腼腆的笑着,“我……我还没有想这么多。”

    陶沐冷笑一声,再看乔老爷子的神情,已经是耐人寻味了,估计乔老爷经过陶沐一提,也觉得鲁绪林的态度有点刻意了吧。

    齐雨薇立马说道:“对啊,表姐,到时候我们一起上这个大学,还能陪在爷爷身边多好啊!”

    陶沐立马问道:“齐雨薇你是想要跟学长上一个大学?”

    齐雨薇一愣,总觉得陶沐这话说的有点难听,立马道:“我是想要跟我表姐上一个大学。”

    陶沐一脸诧异道:“啊!我还以为,你是追随你学长呢!”

    齐雨薇的脸色一变,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我要追随学长啊!”

    乔诗语不解的看着陶沐,乔老爷子脸上都是惊讶。

    陶沐一脸无辜的说道:“我……我是不是误会了,你不是在跟你的学长处对象吗?”

    陶沐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安静了。

    乔诗语不知道为什么陶沐要这样说,立马道:“沐沐,你在乱说什么啊!”

    乔老爷子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陶沐,想起刚刚陶沐说的话,他不觉得陶沐这样做是毫无理由的。

    齐雨薇涨红了脸,气得都站起来了,指着陶沐说道:“陶沐,你乱说什么呢,是表姐跟学长……关系好,跟我有什么关系。”

    鲁绪林也赶紧收起脸上的慌张道:“陶沐同学,你肯定是误会了吧,难道是因为我跟学妹坐在一个沙发上,那不是因为诗语要跟你坐在一个沙发吗?”

    齐雨薇气得不行,“陶沐,你如果再敢乱说话,我就把你赶出去!”

    陶沐脸色一寒,道:“齐雨薇你是不是忘记了上次我说的话了,你姓齐,你没有资格赶我出去。”

    齐雨薇的脸色难看的要死,转头对着乔老爷子就哭诉道:“外公,你看陶沐,怎么这么可恶。”

    乔老爷子面色深沉,但是没有说话。

    乔诗语赶紧对着陶沐说道:“沐沐,你真的误会了,你赶紧跟雨薇道歉,这话不能乱说的。”

    陶沐无辜的看着乔诗语道:“啊?我真的误会了吗?”

    乔诗语赶紧点头。

    齐雨薇和鲁绪林都狠狠的瞪着陶沐。

    陶沐摸着头,一脸不解的说道:“可是我在八月底的时候曾经送一个长辈去机场,我明明看见齐雨薇在机场接学长,而且两个人举止非常亲密啊!最后两个人坐着一辆车走了。”

    陶沐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安静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齐雨薇竟然说话的时候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再看鲁绪林,脸上已经开始冒汗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此时乔诗语一脸茫然的看向他们。

    陶沐这一会儿看得不是别人,正是乔老爷子,只见乔老爷子双眼微眯的盯着齐雨薇和鲁绪林,就像一只老猫盯着耗子一样。仔仔细细的看着他们脸上的神情。

    “陶沐,我跟你有什么仇啊!你要怎么污蔑我,我什么时候去了机场了,我跟学长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你瞎说什么?”

    这一会儿鲁绪林也反应过来了,道:“陶沐学妹,你是不是看错人了。你之前并不认识我,看错也是理所当然的!”

    乔诗语也忍不住拉了拉陶沐的手道:“沐沐,你是不是看错了?”

    陶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我觉得我没有看错,既然他们死活认为是我看错了,那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只有我一个人看见了。”陶沐知道这样说并不能证明什么。

    她只是要给乔诗语打一个底,让乔老爷子防备起来而已。

    “你冤枉人,你冤枉人!”齐雨薇竟然呜呜的哭起来了。

    陶沐一阵好笑的说道:“你说我看错了就看错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现在突然这样哭,反倒让我觉得可疑了,你这样做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你到底在哭什么啊?”

    齐雨薇被噎了一下,也不知道该不该哭了。

    鲁绪林这时候突然站起来,对着乔诗语,做出一副受伤伤心的模样,道:“我知道你是诗语的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但是你做的太过分了,随便污蔑别人是好玩的事情吗?既然你这么不欢迎我,我走就好了。”

    说完鲁绪林一副无法受辱的样子就走了。

    乔诗语想要上前阻拦。

    但是鲁绪林却做出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姿态,坚定了要走的心念,连乔诗语都拦不住他。

    看着头也不回的鲁绪林,乔诗语难过极了,回头看着陶沐,委屈的眼眶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