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网 > 玄幻魔法 > 穿越宇宙找到你 > 0029 血契
    客厅顿时安静下来了,安静的只可以听见辛乐和粗重的喘息声。

    老妈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女人和老公为什么要拒绝这个男的帮忙?还有,这个男人是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

    她哽咽着坐在老公的身边,表情不知所措……

    债是还清了,可是天下怎么会有免费的午餐?

    她隐隐的觉得不安,可是事已至此,又能如何呢?

    “什么条件?你说吧……”辛晓苏的面容还是那般的平静。

    平静的背后,却透着太多的无奈。

    她觉得自己就是待宰的羔羊,自己爬上的砧板,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端木晴一抬眼,似笑非笑的神情很魅惑,但是总给人一种不怀好意的感觉。

    他清了清嗓子,围绕着辛晓苏走了一圈,似乎在静静地欣赏刚刚到手的猎物。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很过分的事情,什么陪,睡,赔笑的,你还不具有这样的资格……”

    辛晓苏顿时松了一口气,真的要感谢他嫌弃我……

    男人对女人,不就是那么一点企图吗?

    “我用这50万买你一年的时间,这一年之内,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除了我之前说的……”

    薄唇冷冷的一勾,笑容带着一丝玩味。

    “我家苏苏可以帮你工作,但是你不要欺负她……”辛乐和从沙发上挣扎起来,声音略带虚弱的说道。

    “辛乐和,一年50万的薪水就这么好拿吗?”眼眸冷冷的一眯,目光充满着不屑。

    “你别说了,我不是已经答应了吗?”看着父亲那哀求的眼神,她的心又是一痛。

    “不过光答应还是不行,万一你反悔怎么办?我虽然钱多,但是也不会随便施舍给别人,你还是签下血契吧……”

    端木晴右手一伸,掌心里就出现了一本红色的文件夹。

    上面印着烫金字体——血契。

    血契是这个宇宙最有影响力的契约,签下血契的人必须忠诚于这份契约,否则就要承受噬心蚀骨之痛,就是再高明的科技也解救不了。

    不过,这种血契的价格也不菲,听说买一份血契要花一百多万,像血契这种东西,是需要强大的念力还能够凝结而成的,所以,血契的制造者很少消耗自身的修为。

    呵呵,为了我这种名不经传的女人,他连血契都准备好了……

    我是不是应该感觉无上的关荣呢?红唇冷冷的一扬,自嘲的一笑。

    她没有犹豫,直接将血契拿过来看了看,上面的条款很简约,也很清楚,就是要她绝对的服从,除了触犯法律和肉,体交易她是可以拒绝的,契约的时间是一年。

    那两条附加条款对她是一种安慰,不就是被他耍一年吗?牙齿一咬,就挺过去了。

    将食指放在嘴里轻轻的一咬,指腹就渗出一颗血珠,然后滴落在血契上。

    红光一闪,那颗血珠就没入血契里,被血契给完全吸收了。

    “苏苏,是我害了你,我正该死,我怎么又不死呢?”辛乐和大声的哀嚎着,然后有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老妈紧紧的扯着他的胳膊,不停的流泪。

    血契,这可不是普通人家能够见到的东西,他们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女儿会为了这个家而签下血契……

    这个男人到底是何居心?居然逼着女儿签下血契?

    “爸,我没事,这份血契还算是合理的,一年,就一年而已,很快就会过去的……”辛晓苏将血契扔给端木晴,赶紧走过去安慰父母。

    她知道,这份血契吓到父母了。

    她也觉得好奇,难道有钱人都这么玩吗?帮人还了五十万以后,还拿出一份价值上百万的血契来约束对方?

    到底是她太值钱了,还是端木晴钱多的没地方烧?

    “你们这是哭丧呢?”端木晴突然大声的说道,“她跟本少爷签了这份契约,以后就是本少爷的人了,你们不是应该高兴吗?”

    “我不是你的人,我们只有一年的契约时间,顶多就是主仆关系……”辛晓苏咬了咬唇,唇都快被她咬出一个血印来了。

    只有疼痛才能够让她清醒,让她有勇气来面对这一切。

    “奴仆难道不是属于主人的吗?”目光冷冷的扫过来,冷瞳中透着一丝得意。

    这个女人是一根硬骨头,不容易啃,要不是因为她穷,想让她签下这份血契简直比登天还难。

    辛晓苏现在的心情很糟糕,不想和他争论下去,低下头,将老妈拿来的药箱打开,找出铁打酒和消炎药水,准备帮老爸的伤口涂抹。

    “你既然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端木晴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

    接着他就开始打电话,“马上派一辆救护车过来……”

    辛晓苏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丝毫的感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是他导演的,让人教训老爸,然后逼她就范,现在又在这里扮演好人……

    我呸……

    被她冷冷的目光鄙视着,端木晴有些心虚,转过头去,然后慢慢的在客厅里踱着步。

    神情若有所思。

    很快,就有救护车来了。辛晓苏和老妈一起上了救护车。

    这时,她才突然想起自己手里一分钱都没有了,原本包包里还有1万多块,全部给那些混混了。

    可是老爸伤的这么严重,还是先去了医院再说吧。

    到了医院,辛乐和很快就被送去急诊室。她们母女在急诊室外候着。

    辛晓苏担心医药费,只得厚着脸皮找百合借钱了。

    她去收费处问问,看看需要多少钱?可是工作人员告诉她,已经有人替他们交了10万块的押金……

    除了端木晴还能有谁?

    他真的会这么好心吗?不是我越倒霉她就越开心吗?

    辛晓苏发现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他……

    呵呵,本来就是陌生人,谈何了解?

    想想老爸身上的伤就是他整出来的,现在由他付医药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样一想,心里暂时没有负担了。

    辛乐和在急诊室里处理伤口花了半个小时,医生说都是皮外伤,不碍事,静养几天就可以了。

    最后,他被送到医院的vip病房。

    反正都是花的端木晴的钱,让他出点血,也算是出了一点怨气。

    辛乐和伤得不重,老妈给他买了一份晚饭,兜里就剩下100块钱了。

    家里乱七八糟的,几张床都被那些混蛋给拆了,回去也没有地方休息。她们两个就打算在病房的沙发上对付一夜算了。

    辛晓苏想着,明天还是要找百合借点钱,重新找一个住处,原来的房子,房东肯定不会租给他们了。

    这时,病房里走进来一个男人。

    穿着一件花衬衫,下面是一条直筒裤,手上带着一个铂金戒指,看上去有些流里流气的。

    辛晓苏一下子就认出来,这个男人就是端木晴身边的那个狗腿子。

    端木晴不会这么快就要传达什么指令吧?

    想到这里,心猛的一沉。

    “端木晴让你来这吧?有什么话快点说,别打扰病人休息……”她心怀戒备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