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玄幻魔法 > 反派的病弱白月光[穿书] > 第3章 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了
乔雅震惊了两秒钟,然后,一秒恢复懵懂模样:“你在说什么?”

  她皱眉,面露不悦:“我不是乔雅,会是谁?”

  她自觉这算是正常人的反应了。

  反问两句后,心里一阵想对策。

  沈以臻这么快发现她的异常,对白月光也是真爱了。她要是承认了,估计是要被弄死的。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穿来,而且明明灵魂脱离了身体,还能再次穿进来,又暗示着什么。但她知道自己不想死,哪怕这具身体病弱的随时丧命,也不想死。所以,她只能做乔雅,还得让他相信她。

  沈以臻看着她镇定的模样,怀疑心里越重了。他眯起眼睛,手指握住她的肩膀,薄唇溢出冰冷的四个字:“借尸还魂?”

  他太聪明了。

  不,也不是聪明,是脑洞大,是神经病,是根本不能用常理去看待的人。

  乔雅心里发颤,但面上越淡定。不能慌,越慌越出错。她慢慢调整自己的情绪,眼神震惊、愤怒中带着受伤,语气带着指责:“你不信我?还借尸还魂?是你疯了,还是世界疯了?相识这么久,我竟不知道你是这么封/建迷信的人!”

  她情绪激烈了,脸色涨红,急促呼吸着,勉强咽了下口水,开始上演苦肉计:“我们相识那么久,你说你要离开江北,好长一段时间不会回来,想我陪你去看画展,我一时心软同意了,我当你是知己好友,为你不顾病弱的身体,偷偷溜出了医院,你却把我绑架了,还把我塞在后车厢里……”

  她开始哭泣,眼泪一滴滴落:“我害怕死了,真的,又害怕,又难受,我身体不好,吃不了苦头,我在后车厢差点闷死了,你想我怎么办?跟你闹吗?没错,我是该跟你闹的,你小小年纪就做出这种事,你这是违法犯罪,我该报警,该打你、骂你,可你看看,我能做什么?我躺在床上,咳咳——”

  她说话太急,喘气不顺,这下是真咳了,咳得眼睛都红了,可她还在说:“我像个废人,什么都做不了,我只能指望你,讨好你,我都这么识趣了,你竟然怀疑我不是乔雅,好,我不是乔雅,如你所想,我是借尸还魂了,咳咳咳——”

  她说到最后算是讲真话了,但那真话却像是在意气用事。

  沈以臻皱紧了眉头,听她说了这么多,不对劲的感觉更强烈了。

  乔雅真不是这么能说会道的人。

  她安静,乖巧,心思纯净,平日里看书、画画,属于那种内秀的女孩子。

  她说不出这么有理有据的话。

  但会不会是他对她了解不深,才觉得奇怪?

  她陡然经历了绑架,受了刺激,性情大变了?

  沈以臻自我开解着,凌厉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人,柔弱,苍白,眼睛红通通,神色可怜兮兮,像是受惊的小兔子。

  似乎有点像了。

  她应该是这样子的,胆小,怯弱,娇滴滴。

  可刚刚那样据理力争的张扬与锋利久久在脑海里回荡,此刻回味,别有一番情趣。

  他甚至在想,她那个样子也很好,日子那么无聊,玩点小心机也算是刺激。

  疯了!

  他真是疯了!

  他笑着开口,故意逗她:“小乔,你还记得我们初次相遇的那天吗?”

  乔雅:“……”

  他果然是不信她。

  她心里呕得想吐血,自己都那么卖力表演了,竟还是哄不了他。

  不,哄他很简单,他在试探她,只要她回答出他们相识的那天,再说几件他们相处的日常,他应该就会信了。

  可惜,她说不上来。

  小说里,原主只是反派的白月光,没剧情的白月光,只存在于沈以臻的记忆里。她翻遍剧情,只能整理出绑架这件事的始末,至于其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放弃挣扎么?

  不可能!

  乔雅叛逆心理上来了,眼眸一转,继续演戏,眼泪汪汪地说:“你在试探我么?接下来是不是该问我们的相处日常了?我不会说的。你欺骗我,绑架我,现在还怀疑我不是我,咳咳咳,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了,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她背过身,趴伏在枕头上,又是咳嗽,又是哭泣,瘦弱的肩头一颤一颤,委委屈屈的可怜情状。

  沈以臻见自己把人逗哭了,心疼了,忙把她翻过来,手忙脚乱地给她顺气、拍背,温声说:“你别哭,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小乔,没有怀疑你,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

  乔雅不依不饶,梨花带雨一通指责:“你奇怪什么?我变化大了,你就这么看我?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对你,才算是不奇怪?你说,你说啊,你说了,我就按着你说的做,像是机器人一样,按着你的思维走,好不好?”

  不好。

  他喜欢她这样的转变,有点活泼,有点俏皮,还有点小心机。她不再是以前沉闷安静的性子,有点生机勃勃的了。他喜欢她这个模样,抱紧她,亲她脸上的泪水,轻哄着:“我的错,是我多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