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玄幻魔法 > 反派的病弱白月光[穿书] > 第4章 你疯够了没!(加更)
乔雅现在翻车翻习惯了,内心一派淡定。她又开始酝酿情绪,任他摇晃了一会,倏然爆发:“够了!你疯够了没!”

  她现在不能示弱,反而要强势,要笃定,要愤怒,要指责:“你就这么看我?我不是乔雅,我能是谁?你就看不得我好,你就是想气死我!”

  她开始急促喘息,脸色憋红了,眉头紧蹙着,勉力推开他,靠着抱枕哭:“你说说看,我哪里不是乔雅了?”

  她回忆之前的对话,渐渐发觉是在饮食上,很快想出了应对之策:“我吃你点排骨,你就舍不得了?没错,我身体不好,在医院里每天吃的清淡,可你当我想吃吗?我也想活得像正常人一样,咳咳……吃好,喝好,活蹦乱跳,可我不行,医生每天叮嘱,爸妈每天各种关怀,咳咳……我就像是个囚犯!这不能吃,那不能碰,我能怎么办?”

  她这是在重新解读乔雅的生活状态,甚至在否定乔雅这个人。她不想按着乔雅的性情活下去,哪怕她很可能明天就逃出去了,她也不想委屈自己。

  好,既然他发现她不是乔雅,那她就不做乔雅。

  她要做他自己。

  想着,乔雅又想说:“沈以臻,你真的爱我吗?”

  她在把问题引到他身上去。

  她的反击来势汹汹:“你说我变化大,怀疑我不是乔雅,咳咳……沈以臻啊,那是你从来不曾真正理解我。我从小病弱,是在医院里泡大的,我的世界只有病房那么大,像是个白色牢笼,充满了规则,每天几点起床、几点睡觉,早餐吃什么,午餐什么,晚餐吃什么,全都安排好好的,我过够了,如果每天重复那样的生活,我宁愿畅快地活几天就、就,咳咳咳……死了……”

  她这下是真咳了,只咳得身体发抖,撕心裂肺,一个支撑不住,倒在了床上。

  她的脸砸在柔软的床铺上,苍白泛青的手指紧抓着床单,眼泪汹涌地流出来。

  她太难受了,穿书来的恐慌,异世界的孤独,病弱身体的痛苦,身边变态的窥探,一切的一切都在煎熬着她的神经。

  她这一刻真觉得死了也就解脱了。

  沈以臻不舍得她死,见她一副濒危的模样,忙把她扶坐起来。他不说话,眼里积聚着一层层的黑雾。他依旧是不相信她的,尽管她说的合情合理,扮演的深情并茂。可他知道,她不是“她”了。

  真不是了。

  也许“她”死了。

  他这么一想,心就疼的想杀人。

  是他,他把她害死了。

  他紧紧搂着她,薄唇紧抿着,神色冷的像冰,眼神透着死寂的冷。

  他好半晌才说:“她去哪里了?”

  乔雅心一咯噔,知道他是打死不信她了。可尽管他不信,她也不会松口。她任他搂着,胸脯被他抵得生疼。她咬紧牙,不吭一声。

  原主去哪里了?或者死了,或者投胎了,再或者穿回她身上去了?

  她想,她有一副健康的身体,有高材生的光鲜履历,有美好的未来,倘若她穿过去了,应该可以活得轻松自在了。

  可她怎么办啊?

  难道真在这个世界用这副病弱的身体苟延残喘?

  这么一想,似乎一切都无趣了。

  一种消极厌世的情绪笼罩着她的心。

  乔雅闭上眼,身体的疲累感压着她的神经。她很累,身体不舒服,头脑昏沉沉,意识有些飘散。她的灵魂又升上了半空,看着他大惊失色,扶起她的身体喂药。

  没有用。

  他惨白了脸,伸着手指去探她的鼻息。

  应该是没呼吸了。

  他开始哭,没有声音,眼泪却是汹涌了。

  一个人伤心到极致了,应该是大悲无声的。

  乔雅看得有些动容,觉得他也是可怜之人。他生在豪门,父亲沈琮是江北市手眼通天的人物。他早年就已商业联姻,娶妻生子后,遇见了他的母亲孙姝。孙姝出身医学世家,温婉秀美,祖上听说是药王孙思邈的后人。他对她一见钟情,离婚强娶。但孙姝身体不好,病弱憔悴,生他时难产去世,从此他就成了父亲发泄痛苦的工具。

  沈琮恨他,恨他害死了孙姝,动不动对他大打出手。他们父子关系非常恶劣,沈以臻十五岁时第一次还手,两父子打得激烈,受伤都很严重。沈以臻更是住进医院,身上多处骨折,两次进了重症监护室,但他活下来了。

  也就是在那段养伤的岁月里,他遇见了乔雅,美丽病弱的乔雅,纸糊的美人花,一碰就碎的陶瓷娃娃,纯真无邪的天使,她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促生了他无尽的恶念。他是在阴暗里长大的人,从地狱里爬出的魔鬼。他想要她,狠狠的,想把他所有的痛苦刺进她病弱的身体里,想让她为他哭,为他痛,他在地狱,在黑暗里,她是天使,她是希望,她是他的光明。

  但她死了。

  一切都结束了。

  乔雅不想再看下去,想离开,可灵魂动不了。她只能呆在尸体旁边,看他抱着她躺下来。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