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玄幻魔法 > 反派的病弱白月光[穿书] > 第19章 希望你矜持点
“别闹了!”

  周豫低喝一声,开始摆家长威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话?”

  “我确实不像话,但你呢?”

  周思鸾眼睛都气红了,吵嚷着为母亲鸣不平:“我就知道你是房里有人了!妈妈在国外那么辛苦,你从不心疼她,现在还做出这种事!”

  “你懂什么?还敢跟我顶嘴!越长大越没分寸,回你的房间反思去!”

  周豫不耐了,看向房外,招呼成邺进来:“把小姐带回房,看好了!”

  成邺点头应了,半拖半抱地把周思鸾带走了。

  周思鸾不肯走,挣扎着喊:“你见异思迁,你薄情寡义,你不爱我和妈妈了,你是坏人——”

  周豫也不辩驳,等人走远了,才指纹确定了按钮,走进了暗间。

  乔颖在不见天日的房间里待久了,蓬头垢面的,很是狼狈。

  “放、放我出去。”

  她面色苍白,神色憔悴,声音也萎靡了:“我需要太阳。再不见太阳,我要死了。”

  她认清时势,傲气已散,傲骨犹在:“你费尽心思把我弄进来,总不能让我轻易死了,对不对?”

  周豫自不会让她死了,但也不在乎她的死活,看她如看蝼蚁:“你死了,还有你姐,懂吗?”

  乔颖眼里闪过一丝忧心,咬紧唇,恨恨地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你识趣点。”

  周豫蹲下来,揉了揉她的发,那火红的发色刺到了他的眼。乔雅是乌黑如瀑的长发,她是俏丽的火红色短发。只这一点,就不像。所以,她的头发要留长点,然后,肤色要更苍白点,她要更像点,才能扮演好一个替身。

  他撩起乔颖的一绺发,出神地想着。

  乔颖忍着嫌恶,识趣地任他动作。

  她现在处于绝对的弱势,只能忍辱偷生。

  乔雅亦然。

  她坐在古堡的正厅里,看着不远处的叶南峤和邵霆,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地求助,但只能静静坐着。她失败了太多次,以至于现在每走一步都异常小心。

  “叶医生,阿臻他近来有些头疼。”

  乔雅借着沈以臻的病情开始话题:“你能帮他看看,开点药么?”

  正是晚餐点。

  他们这些人正在等候周豫这个东道主的到来。

  叶南峤听到她的话,便转向了沈以臻:“头痛?还有其他不适吗?”

  沈以臻摇头,低声解释:“以前脑震荡过,应该是后遗症发作了。”

  叶南峤点头,又问:“平时吃了什么药?”

  “止痛药,偶尔疼狠了,吃安眠药。”

  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叶南峤思考了片刻,郑重说:“等晚餐结束了,过来做个检查吧。痛在脑袋,轻视不得。”

  “谢谢。”

  沈以臻言语冷淡,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那好,等会我陪你去。”

  乔雅听出他不想去,想着自己的计划,故意接了话:“阿臻,去检查看看,别让我担心。好不好?”

  她现在多用关心、温柔去蛊惑他、麻痹他。

  沈以臻许是被蛊惑,许是头疼难忍,许是一时大意,点了头:“好,听你的。”

  乔雅心里一喜,面上却是淡淡的,视线落在了长桌的丰盛食物上。

  翠鹭古堡的一日三餐多是中式的。

  但许是迎接从国外来的女儿,准备的食物是西餐,红酒、牛排、鹅肝等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周豫姗姗来迟,身后跟着换了件裙裳的女儿。

  周思鸾精心画了妆,换了一件淡紫色的曳地长裙,莹白细长的天鹅颈上戴着一条璀璨的紫宝石项链,整个人容光焕发,像是高贵不可侵/犯的公主。

  女为悦己者容。

  乔雅脑海闪过这句话,余光看了眼沈以臻,见他懒得瞧一眼,迅速代入自己的女友角色,准备迎接来自周思鸾的挑衅。

  “臻哥哥——”

  周思鸾嗲声嗲气,步伐翩跹地过来,还作秀似的扯着裙摆盈盈一拜,笑道:“我能坐在你身边吗?”

  她在回房反思的时候已经向成邺打听了他的身份信息,知道他是父亲重金培养的天才画家,想他做男朋友的念头就更强烈了。

  “不能!”

  沈以臻不留情面地拒绝了,“我的身边有人了。”

  一语双关。

  他看向乔雅,声音更冷了:“周小姐,希望你矜持点。你这样做,我的女朋友会不高兴的。”

  “我不管她高不高兴,你高兴就好了。”

  周思鸾压根不知道矜持为何物,不让做,也要做,扯了一张椅子,硬是挤在了两人身中间:“我觉得这个位置好。我想坐在这里。”

  乔雅:“……”

  她是真没想到周思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