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玄幻魔法 > 反派的病弱白月光[穿书] > 第23章 你们这些败类!
“南峤啊,你有什么资格求我放过她?”

  周豫嘲弄了一句,不再看他,弯腰去抱乔雅。

  乔雅听出是他,挥开他的手往后躲:“别碰我!”

  “乔儿,是你自己给了我碰你的机会。”

  周豫强行把她抱起来,乔雅愤怒又惊惧,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

  疼痛并没有让他松开手。

  他看着她笑,斯文的、优雅的却又满怀侵略性的、势在必得的笑。

  乔雅看的心神大乱,周豫的出现比沈以臻还要可怕。

  原来,他对她依旧有企图。

  他装着没兴趣,装着漠然,装着不在乎,只是一种假象。

  他就像是一只潜伏很久的狼,一直在等待着一击致命的机会。

  此刻,她借着叶南峤的手逃出去,是沈以臻的疏忽,他“找”不到她,也是情有可原。

  她几乎可以想象到他的打算——她可能会再次沦为阶下囚。

  乔雅越想越怕,无力地在他怀里挣扎,累的汗涔涔,俏脸也红成了一朵桃花,娇嫩的艳,娇喘的媚,难以言喻的娇色惑人。

  “我报警了!”

  “警察很快就会过来,只要你放开我,绑架我的事就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周豫,你倒卖假画,是诈骗罪,是要坐牢的!”

  ……

  她看到他闪烁的欲色,慌不择言、神色崩溃。

  周豫还在笑:“乔儿,你知道的真多。你说说,你知道的这么多,我怎么可能放过你呢?”

  他的声音低沉温柔,听到人耳朵里却是冰寒彻骨的冷。

  乔雅是真崩溃了,明明前一秒就要迎来自由,下一秒全然沦为笑谈。倘若不曾碰触过自由,那么,或许还可以忍一忍。现在,她是一分一秒也忍不下去了。她直接用额头去撞他的眼睛,他躲开了,抓住她的长发,冷笑:“就这么恨我?不惜两败俱伤?”

  “放开我!”

  她挣扎的剧烈,铺天盖地的绝望感伴随着毁天灭地的恨意:“你们这些败类!你会遭报应的!”

  “我不怕。”

  周豫笑意漾在唇角,温柔地蛊惑:“既然你不喜欢沈以臻,到我身边怎样?”

  “休想!”

  “我这人啊,偏是休想了。”

  他抱着她就走,叶南峤看出他那些不堪的心思,震惊过后,几乎是厌恶了:“你是泯灭良心了吗?她还是个孩子!你想想周思鸾,她才比她大三岁!”

  周豫并不在乎她大周思鸾几岁,年龄这种事,丝毫束缚不住他的欲念。相反,禁忌感只让他觉得刺激。她那么年轻,那么娇嫩,花儿一样的年纪,将会为他而绽放。一想到这些,他身心就烧的不行。

  这是他的乔雅啊!

  心心念念的乔雅啊!

  他曾给过她机会,如果她老老实实待在沈以臻身边,他可以说服自己,那是别人的女人,跟个小辈抢女人,实在跌份了些。可她自己离开了。她不喜欢沈以臻,她想要离开他,既然如此,那便离开他,来他身边吧。

  想到这里,沈以臻的狼狈形容就闪在了脑海。他现在还被麻醉着,叶南峤研制的迷药效果太强,起码三个小时不能动弹。他一次次强撑着拿残碎的水杯片划自己的手腕,疼痛让他清醒了,却只能无奈地清醒。天知道他是不是疯了?何不一睡过去,非要清醒地体验这种无能为力的痛苦?

  周豫觉得沈以臻是个疯子,这样的疯子能画出《亚威农少女》又怎样?他充满了不可控性,而对于不可控的东西,他向来弃之如敝履。

  他凉凉地想着,抱着乔雅往黑色跑车走去。

  叶南峤挣扎着去拦他:“你还是不是人?周豫,你简直毫无底——”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豫一脚踹中了右小腿。他痛的没站稳,被成家两兄弟压住了,半跪在地上。

  “你为了个女人辱骂我?我养你这么久,是让你给我添堵的?”

  周豫眼里是浓浓的失望和厌弃:“叶南峤,别再滥施你的慈悲心肠,你现在最该做的是自求多福!”

  “啪!”

  乔雅趁他不备,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别动他!”

  周豫怔住了,顿了几秒钟,被打的愤怒才窜上心头。他活了三十多年,挨打的次数很多,但直接打在脸上的,从未有过。

  乔雅开了个先河!

  他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被她一巴掌打破了,愤怒感、暴虐感一齐冲上脑门,刺得他分分钟要摔死她。

  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一个念头就压了下来:他们什么时候看对眼了?叶南峤有股善良的蠢劲儿,带她逃跑,为她求情,在意料之中,乔雅呢?这种担心他、维护他的强烈意念只是出于感恩吗?

  “呵,乔儿,原来你是有心的啊!”

  周豫把她塞进车子里,压着她惊颤的、柔软芳香的身子,轻嗅了下,伸出手抚过她的纤腰,一点点游弋,最后停在心脏的位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