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玄幻魔法 > 反派的病弱白月光[穿书] > 第25章 应该是真爱了。(加更)
乔雅还没来得及发挥更多有毒的东西,成彪就带人赶来了。他听成邺说起周豫出车祸的经过,见乔雅时,一脚就想踹过去。

  “这女人真该死!”

  他冲动易怒,从周豫将他们兄弟俩从贫民窟里带出来,就把他视作再生父母,此刻见他伤情严重,恨的想一脚踹死这个罪魁祸首。

  但成邺拦住了:“冷静点!她伤的也不轻,你这一脚踹死了,怎么给先生交代?”

  “我们不是给他弄了个女人?”

  成彪狠狠抓了两下头,气道:“他怎么还是惦记着她?”

  是啊!

  他怎么还惦记着她?

  他花心,风流,滥情又薄情,身边美女如云,怎么会惦记着她?

  “应该是真爱了。”

  说这句话时,成邺看向了乔雅,眼里是似笑非笑的冷。

  真爱,这个词可真伤人。

  乔雅能感觉到他的不甘心,看来,她的那些话,他多少听进去了一点。如此,也就好办了。她放松下来,闭上眼睛,感觉到自己被人抱到担架上,然后,也就昏过去了。

  夜色森森,掩盖住了叵测的人心。

  乔雅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来时,四周是刺目的白,墙壁上也没什么装饰,房间很大,摆设极其素简,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橱,空荡荡的,没什么人气。

  这是哪里?

  翠鹭古堡吗?

  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地?

  周豫呢?

  他还活着吗?

  一个个疑惑挤进脑袋里,吵得她头痛。

  对外界得一无所知,让她心焦、恐慌。

  她迫切地需要了解信息,动了动身体想要下床。可右小腿打了石膏,应该是骨折了,一动就钻心的疼。

  “有人吗?”

  乔雅朝着门口喊:“我要见成邺。”

  没人回应。

  她口干舌燥,头痛、胸痛、腿痛,嗓子涩痛,全身都痛,只痛的额头一滴滴冷汗往下落。

  乔雅忍着痛下了床,右小腿使不上力,便扶着床、扶着墙,一点点挪到了窗户处。

  这里应该是三楼,打开窗帘,外面是熟悉的高大树木,楼下是空荡荡的青石板大道。

  看来她是又回到了翠鹭古堡。

  看来成邺依旧不打算放她走。

  呵,不走就不走吧。

  她不过烂命一条,谁再惹她,那就玩命!

  乔雅冷笑着慢慢挪回床上,坐下来,环视一圈房间,寻找着可利用的工具,但什么都没有。也是,成邺怎么会留下危险武器呢?

  想曹操,曹操到。

  成邺推开门,硬朗的面容是风尘仆仆的疲倦。他扫了一眼乔雅,眼底翻涌着厌恶和痛恨,声音冷冽如冰:“有事?”

  乔雅看到他不悦的神色,心里一凉,估摸着周豫的情况不容乐观。他是心疼了?呵,还真是一条忠犬了。现在,她需要向忠犬洗脑。想到这里,她收敛心神,直入主题:“你应该放我走。”

  “走去哪里?你走不掉了!你知道你把周豫害成什么样子了吗?”

  成邺情绪激动起来,吼了几句,又讥笑:“再说,你有什么筹码让我放你走?”

  没有。

  她依旧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跟谁都没有谈判的筹码。

  但那又如何?

  她曾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颗邪恶的种子。

  现在,她只能给这颗种子“浇水施肥”。

  “我理解你,支持你,还不够吗?”

  乔雅眼眸含笑,声音温柔中透着蛊惑:“成邺啊,你在爱而不得的地狱里孤军奋斗够久了。你压抑自己,谴责自己,甚至唾弃自己,我都明白,说实话,我都要心疼死了。所以,你真没必要继续委屈自己。你为周豫做的够多了,十多年的无悔付出理当收取一点利息。诚然,他给了你无尽的钱财,但成邺啊,那并没有让你觉得快乐。世间万事万物,钱财能买到的都是廉价品。”

  她是蛊惑人心的女巫,每一句都扯到了他的那根神经。

  “够了!”

  成邺握住双拳,隐忍到眼睛充血:“你既然这么说,那就应该理解沈以臻的心情。他与我一般,爱而不得。我应该把你送回去,不是吗?”

  “他有什么资格跟你相提并论?”

  乔雅含笑反问了一句,继续蛊惑:“成邺,你这是在贬低你自己以及你的感情。沈以臻是个残暴的土匪,肆意索取以满足自己的渴望,而你呢?你的感情是陪伴,是隐忍,是包容,是他幸福开心你便幸福开心的伟大。”

  她企图抬高他的爱情:“柏拉图曾说,对异性的爱怜是肉体上的繁殖,是种族的延续,而对同性的爱恋则是精神上的繁殖,是美的创造。亚里士多德也说,最完美的友谊和爱情都产生于男人之间。如此,成年男子间的爱情要比男女间的爱情要高尚许多。你为什么非要看不起自己以及自己的感情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