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玄幻魔法 > 反派的病弱白月光[穿书] > 第37章 那病怎么治?
乔雅没有回答,挂断了电话。她把手机扔到床上,双手捂住脸,好一会,像是平静了,才推着轮椅去了窗户的位置。

  窗外月明星稀,这个夜晚格外静谧。

  卧房门忽然被敲响。

  乔雅推着轮椅去开门,叶南峤站在门口,审视着她的表情。

  乔雅抬头看了他一眼,视线转开了,低声问:“我准备睡了,你有事吗?”

  她并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叶南峤的面容严肃了,眉间皱成了“川”字,声音却是温柔又具有安抚性的:“乔雅,我看你最近情绪有点不太对。”

  他是医生,熟知各种心理疾病,乔雅的一系列表现很反常,结合她遭遇绑架的事,很可能留下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

  乔雅微笑:“你多虑了。我很好。”

  她表情放松下来,但双手一直紧握着轮椅的扶手。

  她的视线是飘忽的,一直不敢跟他对视。

  “听说你今天去医院了?”

  叶南峤看似换了话题,实则是旁敲侧击:“乔伯父怎么样?他身体如何了?”

  “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呢,想你去给我父亲再做下检查。”

  “好。那明天一起去。”

  “不了,我不太喜欢医院,让乔颖陪你去吧。”

  她一想到医院,就想到了沈以臻,他好像很得乔父的欣赏。

  乔父心善,悲悯,也容易被他花言巧语骗了去。

  她不知为什么,总有种预感,乔父会为两人牵线。

  这个预感让她心里慌慌的。

  叶南峤注意到她的走神,她颤抖的肩膀,甚至注意到她眼里闪过的惊慌无措。他眼里笼上一层凝重,觉得乔雅的情况可能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乔雅,总待在家里也挺没意思的。”他蹲下来,视线与她齐平,温声笑:“明天一起出去逛逛吧。”

  “我腿还伤着,不便运动。”

  “其实也不碍事,坐在轮椅上,也累不到。”

  心累啊!

  乔雅将那三个字压在嗓子眼里,强笑说:“我不想去,有点累了,你出去吧。”

  她近来精神总易疲惫。

  原主病弱的身体也让她焦躁。

  她被困在床上、困在轮椅上太久了。

  她才十八岁,不,真实年龄才二十二岁,多么年轻旺盛的生命啊!

  逛街、美容、享受美食或者学习、工作、拼搏事业、享受与家人在一起的温情,多么美好的画面。

  她一夕间什么都有了,又都什么都没有了。

  这副病弱的身体像是一座囚笼束缚了她的心灵。

  倘若她健康着,可以像乔颖一样学点防身功夫,也可以换一座城市,恢复普通人的身份。她抗衡不了沈以臻、周豫,但可以改头换面、重新来过。

  只要她健健康康,一切都有希望。

  可她没有。

  无人能理解她病弱的身体给她带来的恐慌感和窒息感。

  乔雅深呼吸一口气,去浴室洗漱,然后,躺到了床上。她睡不着,这两天睡眠质量都不好,安逸的环境让她有了时间去胡思乱想。她大概知道自己生病了,百度过一些资料,觉得和焦虑症很像。她身体紧张,精神异常,过分机警,神经系统也开始出现问题,她能感觉到身体传达的各种危险信号……

  又是难眠的夜。

  乔雅想让人准备些安眠药,但每天的药都由仆人给她准备好,若是有变动,很快就会让乔母、乔颖甚至叶南峤知道。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失眠,不想被人问及各种隐秘的问题。

  她只能熬。

  但在熬之前,她准备上诉。

  虽然明知道没什么作用,但无能为力的状态只会加剧她的焦虑状态。

  乔雅把上诉的事告诉了乔母,冯希惠并不能理解,叶南峤也提出反驳:“乔雅,你没有证据说那些狗是沈以臻送的,单单一幅画,并不能说他对你人身骚/扰。”

  “我有录音。”

  “昨晚打电话时,他亲口说了,也在逼迫我回应他的感情。”

  “我会起诉,这次,我会胜利。”

  ……

  她一句比一句强势、坚决,叶南峤皱紧眉头劝说:“你冷静些,那些传闻还没平复下去,你又要生波澜吗?乔雅,世人同情弱者不假,但是一次又一次,你在耗掉大众对你的好感。”

  冯希惠也是同样的看法,没有母亲愿意自己女儿被绑架、被欺凌的事传出去,那是对一个女孩子清誉的损害,乔雅拿自己的未来感情跟沈以臻对簿公堂,可结果呢?

  有期徒刑3年,缓期2年,只要他2年内不犯事,便什么事没有。

  你不能说法律不公平,但这就是法律!

  甚至乔颖,在起诉周豫绑架的案子上,难听点说,也在做着漫长的拉锯战。

  乔雅何尝不知道这官司打起来又是漫长而徒劳的,可是,如她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