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玄幻魔法 > 反派的病弱白月光[穿书] > 第48章 他死的那一天(加更)
殷歌没有继续这个狗血戏码,而是问及那场深夜博文告白事件:“前两天,你发文告白沈三少,网友笑你得了斯德哥尔摩症,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你真的喜欢上了沈三少?”

  她话音落下,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乔雅神色沉寂下来,淡声道:“说是喜欢,或许有点,抛开绑架犯的身份,沈三少年轻俊美、才华横溢、出身高贵,相信他的个人魅力会让不少女孩子动心。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喜欢他,也恨他,爱恨交加,恩怨纠缠——”

  她说到这里,自嘲一笑:“可惜,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了,我醒悟太晚,他另遇真爱,我竟是走到了想爱不敢爱也不能爱的局面了。”

  她轻声叹息,眼眸里染上丝丝烟愁。

  她转过头,背过身去,肩膀颤了两下,像是在哭泣。

  殷歌看到了,从旁边桌子上抽了几张纸巾给她。

  乔雅接过来,擦了擦眼泪,面向镜头说:“我曾入狱过,目前还在保外就医中,我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她说着,拿过放在沙发旁的手提包,打开来,是一份份文件,如果仔细看了,会发现是她的自传以及遗书。

  她没把这些摊开到镜头前,而是拿出一把锋利的折叠水果刀,以眨眼睛的速度,一连在手腕上划了三刀。

  鲜血瞬间喷涌出来。

  “啊——”

  美丽的女主持人吓得尖叫:“快来人,她自杀了!快叫救护车!”

  演播室乱成了一锅粥。

  乔雅拿着水果刀挥向赶来救她的人,笑着说:“别靠近我,我的话还没说完。”

  她痛的厉害,迅速流失的鲜血让她面色白的可怕。

  她意识浑沌了,说话也断断续续:“我要向大众忏悔……赎罪,关乎自我设计绑架的事、关乎重伤沈以臻致使他……险些死亡的事,还有我的家人……因为我伤害了沈以臻,给乔氏餐饮带去了灭顶之灾,这些……都是我的错误,我的罪孽,我是……千古罪人,我罪无可恕……我该死……不用……救我……”

  她把所有的罪孽都背了。

  可现在谁还相信呢?

  演播室的工作人员上前去救她,有人按住她手腕的割伤,有人不小心扯掉了她的假发……

  当满头灰白闪现在世人眼前;

  当裙裳不小心被扯开,那瘦的皮包骨的身体闪现在世人眼前;

  当一封催人泪下的遗书缓缓打开:我是乔雅,今天我死了,从沈以臻绑架我的那天起就死了……

  谁还相信她是那个心狠手辣、诸多算计的姑娘?

  她那么病弱,那么憔悴,那么奄奄一息。

  她躺在沙发上,躺在血泊里,缓缓闭上的眼眸,垂下的手臂,淡白色的裙裳滴着血,怎么有人连死都充满了凄美感?

  乔雅确实死了。

  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呼吸停止。

  有自称是父母的人来为她收尸,但被驳回。

  有自称是朋友的人来为她收尸,依旧被驳回。

  还有自称是丈夫的人来为她收尸,依旧是被驳回。

  无数的人关注着她尸体的动向,直到遗书里提及的叶医生公布了她的遗愿:我的身体生来病弱,自遭受绑架以来,每况愈下,如今器官都有不同程度的衰竭,唯有一双眼睛尚好,可捐献于失明的朋友。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满身污秽”,但我的朋友啊,请你不要介意我罪恶的一生,请你善用我的眼睛,世界这么好,记得多替我看一看……

  多么善良的姑娘啊!

  多么乐观的姑娘啊!

  多么美好的姑娘啊!

  她死了!

  她是自杀的!

  她是被杀的!

  有无数正义的人去翻找她的“罪恶史”,抽丝剥茧扒出了她所遭遇的不公和磨难。

  她被绑架了,她被诬陷入狱了,她病弱、垂死、绝望了!

  可一个人要多绝望,才会在临死前不辩清白、背下了所有的罪孽和骂名?

  真相是鲜血淋漓的!

  恍悟过来的人义愤填膺,联名去声讨沈家父子。

  沈琮很快以“诽谤罪”、“诬告陷害罪”被判入狱,显赫一时的沈氏集团遭遇重创。他在狱中将家业转给了沈以臻,但后者并没有接受。

  “你还在想那个女人?”

  他穿着囚衣,隔着特制的玻璃,满脸沧桑却难掩愤恨地咆哮:“我就是不够狠!早该在监狱里弄死她,不然也不会被她坑到这个地步!”

  “够了!”

  沈以臻一拳砸在玻璃上,有鲜血滴下来。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神色麻木又死寂:“她死了,她死了,真的死了,对于一个死人,你能不能有片刻的尊重?”

  他眼泪流下来,痛到最后,大悲无声。

  沈琮看着他那副濒死绝望的样子,又是心痛,又是焦急。他没想到乔雅会寻死,也没想到沈以臻那么快恢复记忆,更没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