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昊早就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得傻了眼, 好在还记得事关自己的小命,所以愣是稳住了, 他握着酒杯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燃烧的图腾纹身时, 像是被吓到一样开始抖抖抖,只是抖的幅度却是越来越大,像是被吓到了。

  他做了最坏的打算,要是最后抖不好他就泼过去,要是问起来就说自己吓到了,没想到还真的抖过去了。

  可这之后发生的一幕却吓得褚昊白了脸, 若非亲眼所见他绝不相信这眼前发生的一切,可这也表示这些人真的目的是他, 他一晃,这次不敢往前, 往后一退的同时,剩下的一点酒都泼在了自己的衬衣上,他故意“啊”一声。

  这一声让本来死寂的包厢像是被点开了开关, 清醒过来, 都不安地看向那位大师和叶少爷。

  何星瑜一直注意着这边, 不过他从进来之后就没怎么说过话, 加上包厢昏暗,他的影响力并不高,反而还不如泰霖这个泰氏实业的太子爷更显眼, 所有人都看着这个恶道士动手的时候, 他却是一直观察着这个恶道士, 看他的实力。

  褚昊的酒水溅出去阻挡舍运咒成形的时候,他明显看到这所谓的大师身体一震,嘴.巴也紧抿了,喉咙也动了动,而与此同时,何星瑜嗅到极细微的血腥味弥漫开,看来这位大师修为虽然不错,却还没有强到能抵抗得住二次施咒加上舍运咒不成之后的反噬。

  之前他替廖博解除会反噬到那个女的身上,可这次却是由这位大师出手,成功之后再解除会反噬到之前的女的身上,可若是不成功则是直接由这位恶道士承受。

  何星瑜放了心,等下就要看褚昊怎么继续演留下廖博。

  “这、这……我就是被刚刚那一幕看紧张了,手一抖就……大师,你、你没事儿吧?”褚昊这时候顶.着被酒水泼的狼狈的衬衫看了眼大师,态度诚恳又内疚,还自责的自己拍了自己的手背一下,“我这手贱的,平时这么稳,怎么关键时候尽耽误事!要不……大师你再来一次?”

  叶斌气得脸都黑了,“褚少,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泼得消耗我师父多少心血?你不知道要是一旦施咒就不能停下来吗?停下来会对施咒的人有多大的影响你不知道吗?”还再来一次?他以为是说来就能来的吗?

  他们这次来的目的本来就是想对付褚昊,是受人所托有人花了大价钱,可结果,本来万无一失的事,顺便还能除了这个不知道怎么就侥幸竟然解了舍运咒的小子,却偏偏出了差错!

  褚昊缩了缩脖子,被骂了也没还口,只要能把戏演全套保住小命,本少爷能屈能伸,他默默补刀:“那要不大师以后的疗养费都我出?”

  叶斌脸色铁青:他看不起谁呢?让他出,他们缺的是这个吗?是师父的修为!

  他其实就是叶家一个旁支不受重视的,好不容易搭上这位大师拜了师,借着叶家的名声想来h市混一番天地,结果……等回去他要怎么跟师父交代?

  可他现在却又不能跟褚昊撕破脸,只能把已经要出口的怒吼憋回去,涨得一张脸成了猪肝色,“不必了,这是……意外,只是褚少你这次可是把我师父害惨了。”

  褚昊垂着眼,你们害本少爷的时候也没手软啊,“这次的确是我对不住大师,以后只要大师说我赴汤蹈火在所不齿,大师,我自罚三杯,这次先这样,以后有事大师你说话,只要我褚昊能办得到的,绝对都给你办到了!”场面话谁还不会说,等到时候办不办就是另外一回事。

  褚昊把这几年跟他爸那些贪心亲戚扯皮的招数用的很溜儿,见人说人话,回头一概不认。

  叶斌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刚想再说什么,大师抬抬手,再次恢复了淡然超俗的模样:“小叶,这次都是误会,你们兄弟两个不要因为这个影响了感情。贫道无碍,不过是小叶担心夸张了,只是施咒若是不成却是今晚上不能再来第二次,只能改日再让诸位见识见识了。”

  褚昊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大师的本事我们今晚上已经见识到了,早就信了,大师才是真的得道高人,简直是我辈敬仰崇拜的世外之人,大师……要不是你只收一个徒弟,我都想拜师了。”

  叶斌听到这不动声色得意看他一眼:“算了算了,我们兄弟两也不说这个了,我师父不就已经是你师父了?”只是今晚上给这小子下不了套,还得再来一次,可好在这小子瞧着好骗,这段时间还能借着他多认识认识h市的人物,像是那位誉家主就……

  叶斌忍不住看了大师一眼。

  大师刚好看过来,自然也想到了,他们本来不想这么早出手,想着今晚上先设套,等这个廖博死了还要一段时间,能借着这段时间在h市站稳脚跟,可既然今晚上被这个褚昊搞砸了,刚好能借着他内疚认识认识那位誉家主。

  他刚刚露那一手虽然没成功,可也足够唬这这些纨绔子弟。

  褚昊一副感动不已的模样,攀着叶斌的肩膀:“好兄弟!真是好兄弟!你这哥们我认了!”

  泰霖要不是知道真相还真信了这兄弟情,他嘴角抽了抽瞧着这对塑料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