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星瑜装作没想到他们也知道的模样, “原来你们也认识妄虚道长啊, 的确就是他,我跟他有点交情,如果你们需要的话, 我可以代为联系。”

  两人对视一眼很是激动, 只是兴奋过后却又垂下眼,眼神带了黯淡,“其实我们之前已经联系过妄虚道长, 只是妄虚道长……拒绝了我们,说是暂时不接,怕是我们的事实在有些棘手妄虚道长不想插手也情有可原。”

  何星瑜摸了摸鼻子, 不是棘手不想插手, 是因为妄虚道长……他没有他在这里压根不敢接,所以干脆无论是谁来都拒绝了。

  他低咳一声, “其实之前妄虚道长在闭关不接任何单子, 我还是帮你们问问, 不过你们需要先把你们的事先说一说,若是妄虚道长那边愿意过来一趟,到时候我会再通知你们。”

  两人眼睛微微一亮, 终于还是忍不住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颌首:“……好, 如果真的能约到妄虚道长, 那也不枉我们来这一趟。”

  很快由年轻人开口说了事情的经过, 年轻人也就是如今天武观最后留在那里的道士, 道号玉卷, 没进道观之前名字是方良玉,他生母生他的时候伤了元气,本来他生母身体也不好,生了怪病,所以那时候他爸遍寻名医,后来刚好遇到他师父下山,偶然遇到求医无门的师父。

  师父看出生母时日无多,但命门却又有一丝生机,所以还是动了恻隐之心,虽然他师父不能治病,却暂时护住了这一时生机,把传承下来的一块有灵力的玉佩暂时让她戴着护住性命。

  却也需要有一个血缘关系的人跟他入山修道祈福来算是偿还这个送出去的福德,当时他随便年纪小却也主动去了,他爸妈当时本来不愿意,他师父就说可以先去试试三个月,若是真的不喜欢可以回来,到时候他会将玉佩收回。

  小良玉就这么待了下来,他还挺喜欢这地方,这么一待就是好多年,而这其间他师父也没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寻他这个有缘人来继承他修道,他也按照师父的吩咐就这样在道观待了下去。

  直到几个月前,他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他父母出了事遇到车祸到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而更古怪的是当时他母亲带着的玉佩却下落不明。

  方良玉觉得事情古怪,家里出事他只能下山去查,而随着查出来发现这次出事是有人改了他父母的运势,所求的应该就是那块玉佩。

  因为玉佩是师父的,方良玉也怕双亲会被害死只能继续,最后偶然遇到了靳家的人。

  才从他们那里得到一点消息,他们靳家也有个传家玉佩,几个月前被一个假道士给哄骗最后却弄得他们靳家家破人亡。

  方良玉最后叹息一声,“我学艺不精,只能算到这假道士目的似乎就是为了这几块玉佩,着实奇怪,也不知道他要干嘛,最近我和靳家的人追踪到这假道士下一次的目的是要龚家老爷子手里的玉佩。

  只是龚老爷子已经很多年不见龚家之外的外人,我们见不到人。

  好在最近龚家被一个投资人举办一场书法比赛说是赢的书法家就能见到龚老爷子提点一个,我们本来想赢了这比赛去见一见龚老爷子说明情况,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可谁知道……

  前几天我们委托的晚来一步的一个书法家却被人袭击受了伤,我们这次过去想能不能找到那个假道士,谁知道见是见到了,却没看到脸反而还被攻击受了伤。”

  何星瑜表情凝重下来,听到方良玉提到玉佩他想到自己胸前这个身体从出生就戴着的那枚,这玉佩是前世他的师父给他们师兄弟四人的,每人都有一块,这么多年下来这些传下来的玉佩上面带有很浓郁的灵气,那这个假道士目的是为了这些玉佩?

  何星瑜脸色沉下来,“我知道了,这几天你们不要出去,我帮你们问问妄虚道长的意见。”

  方良玉和靳家人对视一眼,“可过两天就到了比赛,我们要是见不到龚老爷子,怕对方若是赢了见到龚老爷子会出手。龚老爷子一直是随身带着那玉佩的,我们本来也想过直接告诉龚家的其他小辈,可他们压根不相信还觉得我们是想利用这些来见到龚老爷子,怕是根本也没告诉龚家本家的人。”

  何星瑜沉默片许,“你们把比赛的消息整理一下,等下我来拿,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

  等说完之后,何星瑜没等两人反应就和誉晗出去了,等回到房间,何星瑜也没回过神,看来这个靳家应该是当年他那些师兄弟家人的后人了,他当年出事的时候还很年轻,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可这些玉佩绝对不能让那个假道士给拿到。

  方良玉提到假道士,让他想起来当初在h市的那个,不知道跟这个有没有关系,不过那个假道士已经被扔进局子,如今只能先等见到人再看看。

  何星瑜到了房间联系了妄虚道长,说明了情况之后,让妄虚道长立刻搭乘最近一般的飞机过来这里,到时候就按照之前他们的说辞来说,他来当妄虚道长的徒弟,一起前往。

  妄虚道长立刻应了,他已经好久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