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星瑜说是考虑,但他点了头,那就相当于默认誉晗能随时变成狗子跟他回家。

  誉晗满脑子都被同居两个字给打败了,带着何星瑜就离开了,只留下唐半生两人大眼瞪小眼。

  罗金盛心思还有点飘,低咳一声,“那个,誉总说我们去约会,你看……要不要去哪里喝一杯?”

  唐半生看他一眼,差点没忍住怼回去:你那心思还能表现的更明显吗?可瞧着眼神四处游移,却又忍不住偷瞄过来的罗金盛,唐半生本来到了嘴边各回各家的话,就变成了好。

  所以等第二天唐半生再醒来坐起身意识到不会偏头看着身边躺着的人,他抬起手臂一下子糊在自己脑门上,他到底昨晚上哪根筋抽了?

  可偏偏他自己还记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偏头看着罗金盛趴在那里露出的侧脸,乱糟糟毛茸茸的头发翘起来两根,瞧着手感有点好。

  唐半生鬼使神差伸手去拽了一下。

  罗金盛大概吃疼,茫然睁开睡眼惺忪的眼,视线从近在咫尺的地方一点点往上移动,最后落在头顶上方唐半生半抬着手臂遮着脸半低头看过来的模样,立刻就清醒了。

  一大早,就、就这么刺激他吗?

  唐半生:…………

  而另一边,誉晗坐着车送何星瑜回去之后,就回自己的宅子把东西都收拾了,以前这事都是唐半生干,不过看在唐特助最近这么尽心尽力的份上,打包的事就不用他了。

  其实主要是誉晗觉得,唐半生去约会,这还是跟枕边人一起,万一回去怎么着,明天肯定来得迟,等再到食物那里,得多长时间?怕是大半个上午都没了。

  于是,秉承着自给自足,誉晗选了几件衣服,随意一带,就开车又回去了。

  他左右只是变成狗子,衣服带不带的,都无所谓了,只要人去就行。

  何星瑜翌日一早起来准备早饭,他上午第一大节就有课,所以起来的有点早,等冰箱里的骨头汤煮开,香味弥漫开时,他耳朵尖,似乎听到有什么声音在挠门。

  何星瑜想到昨晚上誉晗送他回来之后蹿走的速度,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把火稍微关小一点,就走到门口,从猫眼往外看了看,没看到人。

  他慢慢打开门,果然一低头,就对上一只没多大的狗子,或者说是小狼狗,歪着头朝他吐了吐舌.头:“汪!”

  只要他够萌,食物绝对不会忍心把他赶走,再说了,食物自己也说了让他过来,早过来晚过来,不如早过来。

  何星瑜的视线艰难地从小狼狗的狗脸上挪到他蹲着的打开的行李箱。

  里面散着一套西装,显然是变身之后原本穿在身上的。

  那就代表着,面前这只狗子……至少除了那层毛,是果的。

  以前何星瑜也没觉得怎么着,可这会儿瞧着朝着他抬起两只爪子一副仗着我个头小求抱抱的模样,何星瑜对上狗子水汪汪的大眼,把头偏开:抱什么抱?又不是真的狗子,自己果不果心里没点数吗?

  只是何星瑜面上不显,依然面无表情,淡定提着狗子后颈的软肉,把他往地上一放,把行李箱关好,一手提着,一手推开门:“进.去吧。”

  狗子难以置信看着让开的一条道,暖意从房子里溢出来,跟外面寒冷的天气形成鲜明对比。

  以前食物都是抱着他的,现在他怎么就变成自己走了?

  难道是才这么久,他这狗身就失宠了?

  狗子还是没忍住房子里传来的暖意和食物的香气迈了进.去,何星瑜随即跟上,把门一关,顿时暖意让他心情不错。

  既然不是真的狗子,也没必要招呼了,何星瑜本来在煮面,打算随便应付一下,现在多了一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刚刚捏着的时候,感觉毛都带着潮气。

  何星瑜虽然没说,还是重新打开冰箱,很快弄出两大盆面,还有两道素食,是他昨晚上睡前准备好防止今天课多没时间做吃的准备的。

  狗子主动跟过来,在何星瑜脚旁走来走去,除了想多跟食物相处之外,就是饿了。

  他到了好几个小时了,却没敢吵醒食物,就蹲在那里等着给食物惊喜,这会儿闻到香味,食谷欠就上来了。

  何星瑜准备好,端出去,刚坐在对面,就看到身边跳上一只狗子,也蹲好。

  何星瑜无奈歪头,“你不变回来吗?”

  狗子兽眸还直勾勾盯着吃的,他好久没吃到食物做的了,这么一闻,就什么都不想想,只想赶紧把这些都解决了。

  何星瑜的话还是进了他的耳朵:变回来?食物说变那就变吧。

  他只是单纯的服从命令,这话却没过脑子。

  何星瑜说完本来没打算再说什么,毕竟对方是个成年狗了,又不是真的狗,他已经拿去汤勺,结果本该跳下去去客房换衣服变回人的狗子,突然直接就变了回去。

  何星瑜压根没想到这一幕,所以诧异之下回头,就对上一片胸膛:“!!!”

  十分钟后,誉晗穿好衣服垂着眼默默走回到客厅,看了眼何星瑜,脖子还有点红,低咳一声,结果那边正在吃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