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星瑜回头看眼狗子,嘴角弯了弯,回过头刚想走,肚子却在这时动了下。


  错觉吧?何星瑜难以置信低头看去,依然只是比平坦稍微肉一点的肚子看不出什么,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没别的反应。


  他穿的运动服,宽松款的,压根看不出他的肚子。


  何星瑜去买菜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等回去才发现买多了,想了想也许真的是错觉,毕竟才五个多月,离真的出世还早。


  不过品种不知道,这一点其实他自己也不确定。


  誉晗却是惊喜不已,晚上食物竟然做了很多好吃的,一大桌,还都是他爱吃的。


  自从上次冒然光着变身,誉晗这次老老实实在客房变回来才出来吃东西。


  只是明显感觉对面的食物心不在焉,“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难道还在担心那个假道士。


  “不是,在考虑一件事。”何星瑜做饭的时候又感觉到一下,这会儿坐在这里也感知一下,甚至从他开始吃饭开始,肚子动的频繁了。


  以前绝对没出现过这种事。


  他刚刚趁誉晗去变回来的功夫查了查,说是胎动。


  不过……这一上来就动的太频繁了吧?还是说……


  他想到今天肚子里这小家伙开始的契机,似乎是从他说做吃的,现在却是动的频繁,那就是……想吃东西了?这是开始有要求了?


  何星瑜觉得有点神奇,以前一直没什么感觉,毕竟除了知道自己把出喜脉外,他也没去看过医生,对方唯一的存在感,就是让他胃口变大。


  何星瑜不信邪,捏着筷子朝着一道誉晗也没碰地伸过去,不是不好吃,他发现誉总喜欢先吃自己最喜欢的,再依次递减,最后吃一般喜欢的。


  果然,他刚伸过去,肚子又细微动了下,表达自己的反抗。


  他把筷子收回来伸向誉晗正吃得兴奋的那一道,肚子老实了,看来,这父子两个,胃口不仅一样大,还……口味一样。


  誉晗看何星瑜吃着道,动作一慢,把嘴里的吞掉,老老实实开始去吃第二喜欢的。


  何星瑜垂眼没忍住无声笑了,慢吞吞吃完,发现对面的人边吃边偷瞄他:“怎么了?”


  “没,你还没说你在考虑什么事?”誉晗还记得刚刚的对话。


  何星瑜没抬头看他,却是抛出一个重磅炸弹:“你原形到底是什么。”毕竟只有知道,才能提前准备。


  誉晗差点呛了下,抬头偷瞄一眼:“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之前说了,是雪狼。”


  “是吗?”何星瑜暼着看不出异样的脸,却开始怀疑对方之前说的怕是假的。


  那不是狼,真的是狼狗?


  可到时候真的生出一只狼崽子可怎么办?


  何星瑜晚上睡觉躺在那里睡不着,用手机查生狼崽子的消息,结果查到的很少。


  最后干脆就睡了。


  客房里的誉晗却是一夜没睡:食物为什么会想问这个?难道是他之前说的谎被看出来了?那他到底要不要说?可要是说了,之前说自己修为低才不得已变成狗待在他身边不就行不通了?


  想到会被赶走,誉晗默默变回狗子,打算接下来少说话多吃饭。


  何星瑜第二天一开门就看到门边窝着一只毛茸茸,他差点没气笑了:不想说就不想说,大早上的就变狗怎么回事?


  房间里有地暖,趴在地上也不冷,他去洗漱做早饭等会儿去学校。


  出门前,何星瑜接了电话,是王学而打过来的,果然昨天半夜有异动,一个角落的符纸烧黑了。


  “你们接下里不用理会,剩下的事先等等。”等他先把崽子生出来再做准备,他怕万一灵力消耗太大会影响到崽子。


  所以这个办法至少再找到另外两块玉佩提升实力前,对方不敢再冒然出手。


  龚家对方既然已经来了h市应该是放弃了,而另外一枚在他手上,对方怕是想找出来很难。


  接下来几天,何星瑜带着狗子去学校,倒是没引起太大反应,他打扮严实,又是冬天,大家穿得多,大课除非点名也没人会注意到,很快就到了周五。


  一整天没课,何星瑜与狗子窝在家里准备晚上吃的。


  晚上要直播,他打算这次自己做。


  他也找到规律,只有提到吃的时候肚子里才会有动静,随着习惯,他的心态也发生微妙变化。


  以前肚子里没动静,他除了知道这件事也就仅此而已;可现在,他能清楚感觉到,总觉得有种……很微妙的感觉。


  他重生回来,即使没说,可到底遗憾,师父师兄弟早已作古,只有他,无论是三百年前还是这一世,他没有亲人。


  而肚子里这个,将会是他有意识以来第一个亲人。


  这种感觉太过微妙,血脉相连的真切感在这几日几乎达到极致,让他对肚子里这只也愈发心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