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星瑜难以置信瞧着怂成这样的狗子,他敢让他更意外一点吗?

  誉晗也不想这样,可他怕自己保持人形会忍不住直接扑过去,到时候万一是他理解错了,他怕控制不住自己。

  他现在需要冷静。

  何星瑜眯着眼,“变回来。”

  誉晗:……他怕太激动会伤了他,还有,如果他大胆的猜测是真的,那、那枚蛋岂不就是他的?

  完了,脑子又缺氧了。

  何星瑜瞧着本来团成一圈的狗子突然四肢一软趴在那里,歪着头,尾巴耷拉下来,像是嗨过头后的无力。

  何星瑜望着狗子偏头看过来的茫然懵逼的眼神,突然就笑了。

  他这一笑,狗子看过来,眼神对上他的,毛又炸起来,迅速把头扭到另一边。

  等了会儿,没忍住又把头扭回来。

  这么反复几次,等下次还是忍不住回头时,却对上不知何时走过来蹲在沙发前的何星瑜和……蛋。

  狗子又是一阵缺氧:……

  何星瑜直接把蛋往前送了送:“变回来。难道你不想摸摸它?”

  本来想把新账旧账一起算,结果,遇到这么怂的,还怎么算?

  要不是他这反应太真实,何星瑜都觉得这厮是装的。

  狗子望着近在咫尺的蛋,食物为什么要让他摸它?难道真的是他想的那样?可他明明不记得自己和食物……

  脑海里闪过一种可能性,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五个多月前他那次在山上发青那次,他做好万全准备,之后唐特助把他带回修养很多天,醒来之后他并不记得当天发生的事。

  也是从那时,他开始做那种梦。

  他以为是发情期的后遗症,可如果不是……那岂不是代表当时他发作时,是食物与他……

  何星瑜靠的近,很感觉到狗子眼神里的复杂,那种想靠近又怕眼前只是一场梦的小心翼翼,让他确定自己没猜错,之前的试探在这时也得到确认。

  誉晗……对他真的如他的心思一样。

  何星瑜嘴角弯了弯,“你没有要问我的?”

  誉晗此刻特别后悔,他想是人身问他,他迫不及待想变回来,而不是现在用这个假狗子,可刚有这个念头,想到之前食物说过不许突然变回光溜溜的人身。

  他硬是压抑住了,想了想,像是决定什么,声音压得低低的,有些哑:“那时候在山上……是你,帮了我?”

  何星瑜反问,“不然呢?”

  这等同于承认的话,让誉晗觉得天灵盖仿佛有什么直接从上往下,他眼前仿佛炸开无数眼花,让他晕陶陶的,明明没喝酒,却觉得下一刻就会倒下去。

  他终于明白人常说的那句,酒不醉人人自醉。

  何星瑜被狗子突然眼神没焦距的状态吓一跳,不是直接晕了吧?不至于吧?

  只是下一刻,何星瑜就感觉眼前一阵莹光晃过,他抬起手护住怀里的蛋的同时,闭上眼,怕被光刺得眼睛疼。

  而几乎是同时,他感觉到有什么冰凉凉的东西缠在他身上,随后是脖颈间也凉凉的,轻蹭了蹭,亲昵又小心,还带着一声满足的叹息。

  何星瑜闭着眼,脑海里闪过一种可能,他……终于肯让他知道原形了?

  与他想的那样,凉凉的,那像是鳞片的触感。

  何星瑜在誉晗回来这途中,曾经想过无数种可能,誉晗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不敢跟他说?是原形不好看或者别的?

  即使闭着眼,他也能感觉到眼前暗下来,仿佛一堵墙挡在眼前,庞然大物般,让整个房子都狭小起来。

  何星瑜终于慢慢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莹蓝色蓝中泛着浅绿光的鳞片,精致漂亮,仿佛艺术家的杰作。

  而此刻对方正拿角轻轻蹭他的下巴,一双血红色的兽眸正温柔看着他,对上他的视线,本来还带着点忐忑的神色在看到何星瑜并未表现出不适后,用前爪轻轻挠了他一下,甚至想用爪子抱住他。

  结果发现并不方便,即使他已经把身形变得小很多,依然占据整个客厅大半,想了想,继续往小了缩,最后变成只比普通的狗子大不了多少的兽形,甩着尾巴,带动身上鳞片流光一晃,美得像是神话里走出的。

  何星瑜发现他此刻完全说不出一个字,只能怔怔抱着蛋盯着,望着缩小之后终于能让他窥见全貌的兽形。

  鳞片、尾巴,龙首,马身,鹿角,牛尾……以及五彩纹路,竟是上古瑞兽麒麟。

  何星瑜吞了吞口水,往后一坐,就坐在地板上,抱着蛋,用手撑住额头,低下头:……我想静静。

  他强压下脑海里无数的惊叹号,嘴边的各种词语被他压下去,猜到誉晗兽形可能不可描述是一回事,亲眼所见,他觉得自己现在突然懂了刚刚誉晗变成狗子的心情。

  他现在也想变成狗子静一静。

  你一个麒麟兽,特么告诉我你是一只狼?

  这差别……天差万别了好吗?

  麒麟本来就怕吓到何星瑜,所以专门兽形往小了缩,结果,他都缩成狗子大小了,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