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半生几乎是行云流水把掉在地上的文件夹捡起来,低头的瞬间将自己的懵逼给压下去,错觉错觉,家主怎么可能说出什么孵蛋的话?

  家主要是能孵蛋,他就去……

  可,他听到的的确是那两个字吧?

  就在唐半生打算再问一遍时,就看到家主已经伸出一只爪子,“笔。”

  唐半生愣愣把文件夹摊开,笔递过去,就看到狗爪捏着笔,随意一挥,一笔签好,再一扔,动作利落潇洒。

  扔完,看到本来乖乖躺在那里的蛋滚了过来,还拍拍,“是不是觉得爹特别厉害?”

  听着那个爹,唐半生下巴都快掉了:家主别是被刺激疯了?这破罐子破摔了?

  何星瑜看誉晗没把他生蛋的事说出去,重新回到厨房,边朝外说了句,“唐特助,既然过来了,晚上留下来吃饭。”

  “这个……”唐半生自然想吃何星瑜做的饭,刚想点头就对上家主威胁看过来的目光,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除了家主外,总觉得还有别的目光。他抖了抖,若是以往,这时候肯定非常有眼力劲儿地走了,可也不知是不是脑子抽了,或者实在好奇,他心虚把头扭头一旁,硬着头皮:“好、好啊。”

  狗子望着唐半生的目光带了杀意:从老板嘴里抢食,是特助干的事?

  唐半生小声:“我少吃点。”

  重点是他留下吃饭吗?重点是!他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堂堂一个总裁竟然做出孵蛋撒谎的事。

  家主脸连都不要了,面对他这个属下连孵蛋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他觉得事情有点严重。

  万一家主求爱不成怒而隐居山头,再也不出现。

  他对不起他唐家一门,对不起祖宗留下来的责任啊。

  家主,就是他的责任。

  所以……他得绷紧皮,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狗子的目光太过威胁,唐半生如坐针毡,干脆低头装作玩手机,实际在发消息。

  唐:问你个事。

  对方几乎是秒回。

  罗:宝贝儿,你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也是以你的事为重,你是电你是光你永远伫立在我心目的正中央。

  唐:……滚,拉黑你信不信?

  罗:别别别,你说你说![狗子噗通跪地.jpg][媳妇我错了.jpg]

  唐:媳妇?

  罗:老公~

  唐:…………

  唐半生的手在拉黑键上迟疑片刻,最后还是为了有脸面对唐家列祖列宗手下留情。

  唐:何先生最近有没有什么异样?

  罗:咦?何师弟?没啊,师弟吃嘛嘛香,不是之前还直播了,瞧着日子过得很好,唯一就是最近没接戏。

  唐半生眯着眼想了想,的确截止半夜家主来开会之前也都是正常的,那就是回来到这半个白日其间发生了什么,可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半生看从罗金盛那里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没再继续看他发了什么,看对方又开始撩他,干脆拉黑了。

  手机顿时清净了。

  何星瑜速度很快,很快端了几盘菜出来,唐半生赶紧进去帮忙,誉晗本来也想,可看了看身边的蛋,变回人身再变回来也麻烦,干脆就老老实实抱着蛋在那里。

  唐半生来了后,何星瑜等把菜和米饭以及一锅汤端上来,满满摆了一盘。

  唐半生知道他们的身份,也没必要隐瞒。

  唐半生本来还以为家主跟何先生吵架或者别的,才让家主一刺激这样了,结果,等看到一桌子都是家主爱吃的时,还勉强安慰自己是凑巧。

  可等何星瑜让他随意后就开始亲自端了一碗米饭,开始给家主一口口喂时,唐半生惊呆。

  他手里的筷子差点掉下来,赶紧握紧。

  誉晗也震惊了,“我、我变回吃吧。”

  “不用,你孵蛋辛苦,应该的。”何星瑜把狗子按回去,顺便把蛋让他抱好,又摸了摸温度适宜,蛋身漂亮花纹也流畅,“来,张嘴,还是你不习惯在唐特助面前吃我喂的?”

  “不……会。”誉晗是惊呆于孵蛋附赠的福利竟然这么好吗?

  让他有种飘飘然,甚至还想再孵一个。

  何星瑜则是歉意看了眼唐特助,“不介意我喂他吧?”

  唐半生赶紧摇头:“不不不,不介意,何先生随意随意。”开玩笑,他敢说介意,家主能摁死他。

  只是……这到底什么情况?

  家主不仅没疯反倒瞧着像是何先生疯了。

  还疯的不轻。

  难道……家主这是用了什么手段蛊惑住了何先生?也不可能,何先生那一手可比家主更容易下咒蛊惑了。

  等等,他想起来家主之前说什么孵蛋当儿子……

  难道家主这是为了留住何先生的心不惜装受怀蛋,说这是何先生的蛋儿子?

  天啊,家主你不是跟何先生说你是狼吗?

  唐半生越想越觉得自己窥探到真相:这世界太疯狂了,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何先生,你见过狼会生蛋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