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段群和罗金盛平复情绪再起身,已经恢复淡定,不、不就是领个证么?他们还能没见人领过?

  两人站起身,把刚刚洒出来的酒水重新填满,“誉总客气,小鱼就像我亲弟弟一样,以后都是自家人,我先干为敬,祝你们新婚愉快!新婚礼等你们办婚礼的时候重新奉上。”

  看这情况应该还不是正式宴请,只是随意吃个饭,毕竟按照小鱼的性子,如果真的要都通知到,他.妈那边肯定是要告知的。

  这次应该只是相熟信任的朋友通知到,由他这边先跟他.妈透个底,以防跟他们这会儿一样知道的太过突然。

  这顿饭吃得宾客尽兴,就像段群猜的那样,何星瑜的确是打算先只吃个饭,等年后处理完一些事,他还要请许导他们吃一顿,算是先交个底,更何况,除此之外,他还有别的打算。

  只是这些需要等回家里,单独和誉晗说。

  誉晗今晚上太高兴,一不小心喝得有点多,一张脸红红的,眼神却清醒,只是坐在后车座抱着小麒宝,忍不住频频歪头去看何星瑜,就差在脸上写着几个大字:我媳妇!好看!我的!

  何星瑜有点没眼看,小麒宝更是嫌弃地扭动着要去何星瑜怀里。

  何星瑜只喝了一点,唐半生因为开车是没喝酒的,此刻从后车镜往后看赶紧把视线转开,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打扰了后面那对夫夫恩恩爱爱。

  唐半生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虚点着,忍不住又偷看一眼,他能很轻易看出家主是真高兴,至少他接受他父亲手里的职位开始辅佐家主,他头一次看到家主露出这么满足的眼神。

  就像是已经得到全世界的那种喜悦与由内而外发出的幸福泡泡。

  唐半生觉得自己有点羡慕,脑海里这时闪过某人的脸,他赶紧把那张脸摇掉。

  唐半生为了不打扰一家三口放下他们就离开了,只是离开前却是交给誉晗一个文件夹:“老板,这是之前你让查的,还有b市那边发过来的进展结果。”

  誉晗终于舍得把视线从何星瑜身上移开,拿着文件夹挑眉,想到什么眼睛微亮,因为领证惊喜太突然,他没来得及准备礼物,这文件夹太及时了。

  誉晗赞许看了眼唐半生:“做得好,等回头你领证,我放你假去度蜜月。”

  唐·勤勤恳恳·黄牛·特助:“这次……不是忽悠我吧?”要是这样的话,要不为了多度个假,去领个证?

  这个念头很快被唐半生给掐灭。

  而另一边吃了一晚上狗粮的罗金盛幽幽怨怨回了自己家,正翻看着和唐半生的历史聊天记录惆怅,连何师弟都成了,他何时才能打动唐特助的这颗心呢?

  只是看着看着突然打个喷嚏,他眼睛一亮,迅速打过去:唐唐,我今晚上被你老板灌酒多了有点难受,这算工伤吗?你当属下的给负责吗?

  唐半生开车回到家才看到这一条,淡定发了条:滚。

  罗金盛听到赶紧翻开,看到这个字,委屈巴巴,结果很快又是一条:滚过来。

  罗金盛:!!!这就来!等我!

  ……

  何星瑜抱着小麒宝进了房间,身后门刚关上,就有人从身后环住抱过来,下颌在他颈窝里像是狼狗一样蹭啊蹭,声音也低低哑哑的:“星瑜,我今天真高兴……”他以后也是有家室的人了。

  何星瑜嗯了声,抱着睡着的小麒宝往房间走,誉晗跟个尾巴似的挂在他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直到进了房间,何星瑜把小麒宝在单独买的小床上放下,看着睡得香甜的小麒宝,在一旁设置了灵敏的感应器,只要小麒宝有动静或者醒来就会自动响动。

  等做完这一切,何星瑜才关好门走出去,而他们一走,小麒宝本来闭着的眼睁开,黑溜溜地朝着门口看了眼,咧嘴笑了笑,又很快闭上眼睡觉。

  何星瑜先去洗漱,等之后坐在客厅里等着誉晗出来,誉晗速战速决,想早点把礼物给何星瑜看,等出来,就看到何星瑜在发呆,他凑过去在身后抱住他,“在想什么?”

  “先说说你要说的。”何星瑜指了指桌子上的文件夹。

  誉晗直接抱着他探出手去够,打开,递给他:“看看。”

  何星瑜其实猜到了,他隐约听到b市,之前发生的事跟b市有关的,除了龚家就是叶家,还有那位之前躲在h市,后来喜欢的人差点出事才回叶家处理家事。

  过了几个月,既然誉晗拿给他看,那就是有眉目了。

  他打开果然是h市的尹家,b市的叶家,以及龚家,还有之前靳家方家,尹家就是之前那个尹大少的妹妹用移情咒差点害了谭子华让叶家少爷出手的那个尹家,尹家大少作茧自缚,因为相信那个向大师,被一次次给算计自己的产业。

  短短数日,就把自己的私产被向大师和他的徒弟给坑了去,甚至连尹家也没能善了,尹大少为了填补挪用尹家的产业,等尹老板发现时根本没办法补救差点破产吃了大亏,一怒之下把尹大少给赶出尹家,不认这个儿子了。

  尹大少知道自己被坑了,想到自己的妹妹也是因为他害了人进.去了,他一怒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