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星瑜洗漱完出来刚到厨房,就看到一手托着小麒宝屁屁让他坐的稳稳的,一手正在把一个新奶瓶递到小麒宝手里,边递着边絮絮叨叨的:“你看看爹对你多好,以后不许在你爸爸面前这么不给老爹面子。老爹也是要脸的,不能说怼脸上就怼脸上……”

  小麒宝大概喝美了,黑溜溜的眼瞅他一眼。

  誉晗瞧着小麒宝歪着头,这样看过去,有些角度瞧着特别像他和何星瑜,一颗心软软的,忍不住啪叽在小麒宝额头上亲了下:“麒宝你怎么这么讨人喜欢!”

  小麒宝本来被臭爹偷亲鼓着脸要发作,听到这句,哼了声,下巴扬得高高的,算了,看在老爹你嘴.巴这么会说的份上就不计较了。

  结果小麒宝这边刚继续吸了口,就听到喜滋滋的老爹又补了句:“主要还是你爸和你老爹基因好,瞧这眼睛瞧这鼻子瞧着小.嘴,真是继承了我们优良的基因啊……”

  小麒宝:!!!

  他瞅瞅誉晗,再瞅瞅奶瓶,奶都不香了,嘴.巴一瞥,张嘴就开始嚎,吓得誉晗一手捂住,“咋了咋了,夸你还哭啊?”

  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何星瑜不知何时过来了,就靠着门框,没忍住伸.出手把小的抱在怀里,“行了,我来就行了。”不会说话,他当第二,就没人敢当第一。

  何星瑜抱着小麒宝去了客厅,他一天没吃,昨晚上又一夜没睡,桌子上放着保温的餐盒,都是那家私房菜馆的,誉晗也没吃,过来一盘盘摆上来,那香味直往小麒宝鼻子里钻,香得他叼着奶瓶张着嘴也忘了吸:好、好想快点长大,吃肉肉,他想吃肉肉。

  何星瑜把蛋生出来之后胃口就没这么大了,很快就吃完,还剩下一大堆。

  誉晗扫尾解决,一口没剩。

  小麒宝咬着奶瓶瞅着吃得香的老爹,哎,他怎么有个这么能吃的老爹呦,一口都没给宝宝剩,更嫌弃了。

  何星瑜途中接到谷导打来的电话,说是《大道》送去参加个奖项,先跟他提前说一声。

  何星瑜也没当回事,毕竟这才是他演的第二次戏,加上也是小众,不过是陪跑而已,他和谷导又闲谈几句,谷导这是最后一部戏,只问了何星瑜最近的情况,等快结束时,何星瑜把自己已经领证的事说了,只是没说对象是谁。

  谷导愣了下,随即就真诚恭喜,“你一向是个有主意的,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领了,看来那个人应该对你来说很喜欢也很重要,这是好事。”

  何星瑜眉眼舒展,忍不住感激笑了,“等年后请您吃饭,到时候我带着他去见见您。”

  谷导连连应了,他自从不用拍戏后,倒是闲得很。

  两人约好到时候再定时间之后就挂了,就看到对面一大一小正巴巴瞅着他,誉晗低咳一声:“是谷导啊?到时候我要不要掩饰一下?”谷导在山上拍戏时是知道他的身份的。

  何星瑜算了算时间,到时候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笑了笑,“不用,说起来,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昨晚上没来得及说,早晚也是要说的,他虽然考虑很久,却也想听听誉晗的意思。

  毕竟他们如今是一家人,他不想私自做决定。

  誉晗看他说的这么凝重,抱着小麒宝凑过去,“什么事啊,突然这么严肃?”他们可刚领证,别吓唬他啊。

  何星瑜看他一眼,他也没怎么着他,怎么他这么害怕他怎么样?是自己表现的不够热情?何星瑜摸着下巴,想想这厮昨晚的凶狠,算了,会要了老命的。

  何星瑜耳根莫名一红,在誉晗狐疑看过来时,低咳一声:“过段时间我会宣布息影退出圈子,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啊?”誉晗没想到会是这个,“你……做这个决定是因为我和麒宝吗?”

  何星瑜点点头又摇摇头:“这只是一部分,更大一部分是因为我自己,我其实不喜欢演戏。”更何况,他已经知道上辈子的事,如果他要参演大热的剧,到时候势必会占了别人的机缘,更何况,他的心思不在这里,他更喜欢帮人解决被可以避免的危机,以免抱憾终生。

  誉晗却是看出何星瑜还有别的原因,可何星瑜不说,他也没打算追根溯源,望着何星瑜,“如果这是你的决定,无论是什么,我都支持你。”等确定一大部分是真的因为他自己的想法,他松口气,随即想到什么,抱着小麒宝眼睛微眯,冒着光:“这是不是代表,以后我们时时刻刻都能在一起了?”

  何星瑜:“……你想多了,我不喜欢演戏,但喜欢当道士,所以以后我会和妄虚道长合作重开一个道观。若是需要各地去解决,十天半个月不着家也是可能的。”

  誉晗:“啊?那……能带家属吗?”

  何星瑜看他一眼:“小麒宝能带,你……不工作吗?”他似笑非笑看着他,若是敢说不用……

  誉晗已经到了嘴边的还有唐特助愣是吞了回去:“怎……怎么会?我别提多努力了!”

  而另一边正窝在唐半生家里两人看电影的唐半生突然打了个喷嚏,罗金盛立刻把人抱紧了:“是不是着凉了?地上凉,要不……我们去床上?”

  唐半生翻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