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玄幻魔法 > 灵忏 > 第一百五十章 鬼手印
泓一走上前来,问道:“什么意思?”

  “将这些字迹拓印下来原是不难。只是,要想弄明白这些古怪文字是什么意思,恐怕多有困难。”

  泓一愁道:“这一十七座巨铜人,上面记录了多少文字?又是如此地奥涩,怎么可能……”他话说道一半蓦地无语,盯着那些铜座上直直出神,“……这些古文字,倒像是我缅巫族的乃淬叉钥上的文字啊……”

  只见那些奇怪的字符形状瘦削,大多尾巴拖得甚长,在红色、黑色间渐变,其中更似注有某种灵力一般,长久注目便令人头晕目眩。

  “乃淬叉钥?那不是用来画铜钱红线阵的宝物吗?”披拂略略惊疑,“怎么?缅巫族居然也记载有此文字?”

  “并非如此。”泓一摊开手掌祭出仅存的一枚直钥,“乃淬叉钥原有两枚,分为直钥和曲钥。曲钥在很早以前便被人盗取,传到如今,只有一枚直钥了。”

  原来那日泓一与众人在噩巅摆下铜钱红线阵,不论之后发生了什么,这枚画线的直钥总算保留了下来。眼见泓一手中的直钥发出幽幽蓝光,冷冽无比,威力不曾有丝毫减损,无疑为今后的对决多增筹码。

  “直钥,可能解开这些古文字的真正意思?”沉粼问道。

  “一枚肯定是不行,但是两枚就说不定了。”泓一甚为肯定,“冥荒有一口三丈来高的大钟,冥君肯定是知晓的吧?如果能凑齐乃淬叉钥一曲一直两枚,便可能借此力量问道于那口大钟。相传那口大钟上刻有的造化道的生死讳,自然也能破得这些古怪的文字。”

  沉粼眼底划过一抹深邃,“那口钟?自然晓得。你说的,便是‘水木秀钟’吧?”

  泓一定定道:“正是”

  披拂蓦地笑了,插口道:“两位,现在,我知道零九六为什么偏偏动陵禺鬼王的儿子了。不为别的”他眼中有落后于对手的无奈,却又洋溢着敬意,“因为,水木秀钟,就在陵禺鬼王手中。”

  泓一恍然大悟:“原是如此!那么零九六,必定也在想方设法地破解这些文字,所以才冲着陵禺鬼王下手。”

  “恐怕不止如此吧,”披拂亦冷笑着,“如果猜得没错,零九六的下一步棋,一定是拿怙威胁陵禺鬼王,让他帮忙解封水木秀钟。”

  泓一疑道:“过了这么许多天,何以零九六迟迟不动手?”

  “他在酝酿。零九六行事力求不留痕迹,善于在猎物毫无察觉之时致以致命一击。怙恶失踪的时间越久,爱子心切的陵禺鬼王便越慌张,自然心智也会大大减损。他不出手,只是时机未到。时机一到,一招锁喉。”

  泓一思忖半晌,叹道:“这些,还只是表面上的。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失落的曲钥很有可能就在零九六的手中。”

  众人纷纷回想起曲钥失落的经过,原是化身横塘的长老太阴盗走了曲钥,还连累巨魄多年后因为无法摆脱心魔而丧命。如今太阴早已死在了佛岛,零九六比众人更早找到太阴,亦那个人难以想象的手段,必然从他口中挖出了曲钥的下落。

  更何况,当时还有个心思缜密的乌图长老一旁协助。

  后来零九六能轻松摆布泓一用直钥画下的铜钱红线阵,放下帝后的罪契而来去自如,恐怕也是因为手中持有曲钥的缘故。

  沉粼默然片刻,郁然开口问道:“乃淬叉钥的直钥与曲钥比起来,哪个更强一些?”

  “这不好说。”泓一紧咬牙关,面色亦阴到了极点,“直钥主阳,曲钥主阴。阴脱生于阳,阳又反过来牵制阴。直钥者,随天地之力愈强而愈强。曲钥者,随持有者之力愈强而愈强。二者黑白不容,却又相连相通。硬要说哪一个更强,却是不可能的。”

  他缓了口气,颤颤多了几分自嘲之意,“若是……若是能以开天辟地的曜气催动直钥,那便胜算便十中有九。可惜,这怎么可能……”

  披拂立即向沉粼投来一缕不可名状的目光,后者知道其中涵义,却没继续说下去,只是淡淡四个字:“确实可惜。”

  泓一长叹道:“摆在我们与零九六面前的,终究是一场实打实的硬仗。”

  猛地一阵冷风夹着冰碴嗖嗖刮过,直吹得天地呜咽作响,在这寂静无人的荒原上,更显得阴森怵人。

  方才的谈话间,三人以防卫性最高的姿势围成三角形,便是防着有什么东西会突起发难。

  不过,诡异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披拂那双魔性的瞳仁中难得的流露一丝惊恐,就在他身前两步处,泓一的后背上,不知何时被拍上一个绿手印。三人各自凌乱,沉粼脖颈后、披拂手心里亦有。

  那绿手印不大,像是婴孩的手掌所拍下,绿得发紫,宛若妖魔的眼睛。更透过衣衫直打皮肤上,渗入肌理,万难去除。

  然而不可否认的,方才三人俱不曾察觉有丝毫异物靠近,亦无丝毫痛感。以这三人的修为,即便是零九六恐怕也无法做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袭。

  这倒是怎么回事?

  泓一吃了这哑巴亏又羞又恼,第一便想到了是零九六暗中搞鬼,对着天就是一顿怒骂。披拂忙着以自身内力逼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