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武侠修真 > 姜酒里 > 第四十八章 剧本里没有的角色
“舞台对姜时生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莫?怎么又是这种腻歪的套......阿拉索!各位作家nim,别那样瞪我,我害怕!嗯,我想想,意味着”

  “你要是敢说‘老人的裹脚布’,我绝对揍得你走不了路!”

  “......”

  “嗯?说嘛,为什么又沉默?这问题很难回答吗?你不是很能说会道吗?”

  “沉默......“

  “你要是敢说‘沉默是智慧的睡眠’这种话,我绝对让会揍得你尽情哀嚎!”

  “......”

  “怎么了?努娜是国民代表,粉丝对你的爱,我自然要为她们说话,而你绝不能无言以对。”

  “爱是一条无言的路,宝宝代表nim,你能不能放我条生路?”

  “想死?想我送你上路?”

  “……呀,国民们,听到了没?!哟落布!这就是威胁!可怜的我,每日就是生活在这种水生火热之中!”

  “哈哈哈”

  “西,不要笑!我认真的。”

  画面依旧在继续

  被沉默限制住的语言,一旦挣脱束缚,会将沉默吞噬掉。

  那标志性的搞笑釜山方言,以及锋芒毕露的性格,真的有别于其他练习生所塑造的完美人设。

  真实又坏坏的性格,女人一不小心,极容易着了道。

  要不怎么说有趣的灵魂百里挑一呢。

  似乎恢复些许精神,林允儿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身旁的cody姐姐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好笑。

  “啊,哦多,允儿啊,欧尼心里真的好伤心的!但是这个孩子他,啊,哦多,我真的喜欢!”

  也怪不得身旁的cody姐姐又哭又笑,难以自己的狼狈模样,确实是重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个性的练习生,真的有趣极了。

  林允儿原是在睡梦中,依旧紧握剧本的手,稍稍松了些,把这一执素纸轻放于膝盖,右手抵住了精致小巧的下巴。

  纤纤圆润的小指头,轻点屏幕,动作轻柔,如鹅毛在六弦琴上轻轻划过一般,点开了他人的下一幕剧情。

  这一段原本长且闷的归途,似乎出现了些许有趣的事情打发下时间。

  林允儿忍不住眯起了笑眼。

  阿姆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他真的快体力支撑不住了,输了就输了呗,为什么还要给人鞭尸,疯狂输出呢?

  赶紧回家各找各的头不就行了,是哭是闹是上吊都是自己的选择,好过还要站在舞台上,再次接受别人如看猴戏一样的观礼,他觉的这段时间真的又长又闷。

  想要抬头,却发现灯光如昼,与下方那一双双明亮痴迷的眼神相得益彰,明晃晃得让人颇为难受和刺眼。

  仿佛他回来了,秩序也就重新恢复了,作家们手中的台本也适时得派上了用场。

  看着金宝媛小姐姐努力地高举着台本,那一脸期待被人“翻牌”的表情,阿姆无语地扯了扯嘴角。

  “莫?太喜欢我最后的舞蹈?额……宝媛作家你举高点,内!这是我回报粉丝对我的喜爱!额……我病了?!我怎么不知……”阿姆眯着眼睛,尽量让自己看得清晰些,锤了锤自己的大腿,一脸真挚地说道。

  “内!啊这算什么!裴允静老师nim说过,轻伤不下阵,我就算双腿粉碎性骨折,也要每晚对着墙壁疯狂输出……练习这个动作,幸好隔壁是个哑巴。”

  “莫?!我发烧了?!啊内内,这算什么!我觉得发烧50……阿尼,41度还坚持上台唱歌,这是身为idol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看着作家们双目喷火,欲杀掉他的目光,阿姆及时的改了口。

  阿西,41度勉强只是脑神经损伤而已,在这种感性的氛围里,这很适当呀,瞪我干嘛!

  至于发烧50度的话,确实太夸张了,估计他就该见上帝了。

  “国民‘釜山少年’是什么鬼?!金作家nim,举高高啊!内内内!我拥有wuli釜山600万的粉丝,我骄傲了吗?!我从不骄傲,我精通釜山和全州两种方言,我到处炫耀了吗?没有!”

  “莫?釜山没有600万?!阿嘎西你数过?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

  “还有,为什么你举着我名字的牌子又涂掉?油……莫呀,‘加姜’是什么意思?!嘲讽我吗?!”

  “嗯?内内内内……呸呸!当然了,今年的愚人节,我一定会化身为社工,回报国民们对我的宠爱,将节目组发给我的减肥面包珍藏起来,无偿捐献给我打工还债的贫困邻居小娟,说到这,wuli娟啊,你还好吗?偶吧好……”

  砰!

  “死生姜!你去死吧你!”

  张大嘴巴,愣愣地看着电视屏幕上某个不知廉耻,胡说八道的大混蛋。

  全昭妍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咬紧牙关,把手中的小铁锅砸向电视,并拢双腿,双手扯过头发地捂住了脸,一脸羞愤欲绝的模样。

  娇俏极了。

  另一处,缓缓行驶在大道上的保姆车,在外人看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