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其它小说 >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琥珀美人(晋江首发)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南珣

  玉碗琥珀红,琉璃美人香。

  此乃裴寓衡在那月色正浓的夜晚,心有所感诗兴大发而做。

  宣玥宁当日提着琥珀酒归家,便向宣夫人提议,要一家人整整齐齐吃顿饭。

  他们裴家已不像前世那般凄苦,是时候用一杯酒斩断前尘做个了断。

  一身英气的宣夫人已经学会拿着柳条满院子追着裴璟昭打,裴璟昭就使坏的往裴璟骥身后躲,院子里的声响就没断过。

  不似前世只有她和裴寓衡的空荡小房。

  对,他们还有了舒适的小院,院子里养着十只小鸡,可热闹了。

  真好,只要人还活着,就一切都有希望。

  宣夫人本就心疼这几个孩子,哪有不应之里,挑了个吉日,就定了下来。

  那天,裴家厨房一整天都飘着香气,勾得左邻右舍心神不定,宣夫人带着裴璟骥和裴璟昭忙着打扫屋子,宣玥宁辞工一日就钻进了厨房。

  唯有裴寓衡先去了趟赵家,给赵家那嫡长子布置了课业,方回家整理起书房,他的书房,宣夫人令五申不让两个孩子进去,就怕将东西弄乱弄丢。

  一家人倾力将屋子收拾了一遍,洗去一身汗水,换上新做的衣裳,晚间在院子里支上桌子,上面摆满了宣玥宁做的吃食。

  有那用已饱腹的面点贵妃红、婆罗门,贵妃红是一种加入蜜糖的酥饼,因烧制出来的颜色如贵妃两颊胭脂一般红,得以此名。

  裴璟骥和裴璟昭最是喜欢这个面点,平日里家哪有会让他们两个食甜的,一不留神就让他们抓了好几个进肚,连忙让宣夫人阻止了。

  宣玥宁吃着白胖宣软的婆罗门,让他们两个慢点吃,也没有人和他们抢,这桌上还有用羊奶烧煮的乳酿鱼、她专门做的葱醋鸡,也不晓得多吃点肉。

  那乳酪做的玉露团,被她雕刻成一朵朵小花的模样,大小正能一口一个,她做了许多,可唯独不见少。

  裴璟昭打着饱嗝,“阿姊你雕的太好看了,都舍不得吃。”

  “再好看也是用来吃的呀。”

  她眼神迷离,已是有了醉酒之相,碗里的酒被她喝的空空如也。

  因酒液呈琥珀色而得名琥珀的酒,浓腻粘稠,喝在嘴尽显丝滑,回味无穷。

  两个孩子都被准许喝了一口,嚷嚷着还想喝,被宣夫人抱去洗澡。

  院,只留身子不好没喝几口的裴寓衡陪着宣玥宁,宣玥宁用撑着下巴,“你说,你那张飞票到底怎么来的?真得是赵家给你的束脩?裴寓衡你不要欺负我读书少,谁家束脩有那么,那么多!”

  说到最后一句,她张开双臂比划,仿佛这样就能表达出她那天看见裴寓衡拿出飞票买衣裳的震惊之情。

  她看见那张飞票的时候,脑子的弦差点没断了,当真有一种又回到过去,看见努力赚钱导致咳血裴寓衡的感觉。

  要是今生有她在,还让裴寓衡重蹈覆辙?简直想都不敢想。

  双臂收回抱住自己,又缓缓下移捂住胸口,吓死她了。

  “是真得,我向赵家承诺,一定让赵家嫡子通过拔解终选,获得乡贡生的名额,还能让他取得功名。”

  “嗝。”宣玥宁好似听懂了,又好似没听懂,只会眨着杏眼瞧他。

  她今日穿上了他给买的裙子,还别出心裁的在额间贴了花细,戴着的琉璃步摇快要垂到耳朵尖上。

  近到他能看清耳朵尖上的绒毛,他晃了晃还余下不少琥珀酒的碗,冒出一句,“宣玥宁,你觉得我能把他送进官场吗?”

  宣玥宁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眼里全是水雾,想也没想道:“当然可以了,是他们赚了好吗?一张飞票就被你送进官场,别人求都求不来,不行,你亏了。”

  他笑了起来,“不亏,赵家得先把我送进拔解终选才行,飞票不过是小小的盈头,这么信我?”

  “恩……你可是裴相啊。”

  最后的字被她含在嘴里模糊吐出,裴寓衡没能听清,只以为她在叫自己的名字,心里突的就响起一句,“玉碗琥珀红,琉璃美人香。”

  眼里被信任的感激闪过之后,只留面对未来艰辛之路的决绝。

  不加勾兑用粮食酿造的酒,醉人之后只会让人神清气爽,不会头晕目眩。

  第二日宣玥宁起床后精神焕发,回想昨晚裴寓衡同她所说,暗暗咬牙,她费了那么大力气才赚了多少钱,他可好,当了赵家嫡子的夫子的束脩,就抵得过自己日夜画图的辛劳。

  哎,不得不感慨道:“不愧是那个翻云覆雨的裴相,比不得比不得。”

  到了玲珑阁,屁股刚坐热乎,掌柜就一脸无奈地拿着一沓单子走了进来,“娘,这些都是求到主家跟前,主家无法推脱,只好拿给你的单子,说是,让你尽快画出来。”

  姚娘在对面眼热的不行,不敢直接跟宣玥宁呛声,只得小声道:“主家不愧是你伯母,竟还亲自给你揽生意。”

  掌柜一颤,宣玥宁便知他要发火,姚娘确实是个拎不清,但也不值当为她生气,赶忙道:“掌柜的,无妨,也不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