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其它小说 >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 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关门弟子二(晋江首发)
崔棱说要收裴玉衡当关门弟子,次日就叫了他过来。

  裴玉衡还以为要带他回山上州学,哪想他连下棋铺垫都没有,直言问他可愿当他的弟子。

  屋外,宣玥宁带着要还给宫燕儿的披风,正同崔均瑶凑在一起说话,不知崔均瑶指着院子里挂着雪霜的花草说了什么,笑得她前仰后合。

  阳光明媚,美人如画,颇有岁月静好之感。

  他不愿再发生昨日的误会,他的阿妹一点事情都不能出。

  收回目光,当着宫燕儿的面,他给崔棱行了大礼,“裴郎自是愿意的。”

  崔棱哈哈大笑两声,对其十分满意,“我且为你取一字,淳元如何?希望你日后能守住本心,莫要走了岔路。”

  在大洛,只有家长辈赐字或是夫子才能给男子赐字,裴玉衡的父亲已经去世,裴家旁枝更不必说,那是陷害裴父的凶之一,裴玉衡的字由崔棱来赐再合适不过。

  他再次行礼,真心实意的给崔棱道谢,州学讲学,平日爱护,他不是没有感觉,更何尝这花费了心思的字,“谢过老师。”

  宫燕儿在一旁贺喜,“淳元,这个名字甚好。”

  崔棱又是哈哈一笑,对着宫燕儿道:“娘子今日有口福了,”又问向裴玉衡,“今日收你为弟子,让娘给做几道菜,淳元可同意?”

  裴玉衡稍愣,回过神来,回道:“老师何须问我,娘愿意便可,我怎能做的了她的主。”

  他背着,“你做不了她的主,谁能做的了。”

  宫燕儿眼神在裴玉衡和宣玥宁身上看过,“哦?我怎的没有听明白崔老的话?”

  面前两个人都是招惹不起的存在,裴玉衡扯扯嘴角,不再回话。

  整个人除了提及宣玥宁时的不自在,另有一种困惑萦绕心盼,那是经过昨日担惊后怕之后余留下来,引得他昨日失眠的罪魁祸首。

  他尚还没彻底分析清楚,这异样的情感,或者说他有些害怕去洞悉那隐秘的它,他怕一旦将其释放而出,彻底无法掌控。

  崔棱已推开门,对院的宣玥宁喊道:“娘,今日你准备了什么吃食?”

  宣玥宁刚转过身,就听他又道:“老夫已经收下淳元为弟子,这大喜的日子,娘难道不想一展身?”

  她身边的崔均瑶一把拉过她的胳膊,问向崔棱,“父亲,淳元是何人?你收他当弟子,关我们玥宁何事?你莫要因为想吃好吃的,就欺负她!”

  淳元?那不是裴玉衡的字吗?

  她愣在原地,这字她记得是裴玉衡弱冠之时,陛下赐的,如今,她竟在崔棱口再次听到了,该说属于裴玉衡的东西,终究还是会已不同的方式还给他吗?

  裴玉衡不能任由崔棱继续胡说下去,站在其身侧回道:“淳元是老师为我取得字,刚刚我已拜入老师门下。”

  宣玥宁仰着脖子,眼里全是有着一抹红唇的裴玉衡,骤然一笑,“如此大喜,崔郎君想吃什么,告诉娘,娘给做了来。”

  “哈哈,好!”

  按理以崔棱的身份,招关门弟子应该大肆操办,可他性子如此,竟是一句话就让他当了关门弟子。

  可裴玉衡不能这样了了过去,拜师礼自是要准备的。

  宣玥宁拉着他在裴家厨房里嘟囔,“你想想拜师礼给崔郎君准备什么啊?”

  为了方便做饭,她两只袖子都被撸了上去,厨房里烧着火一点都不冷,白嫩嫩的胳膊就在裴玉衡眼睛底下晃悠。

  裴玉衡喉结滚动了一下,移开视线,抽回被她拽着的袖子。

  她翻了个白眼,替他将袖子那里褶皱的地方抻平,“我最近攒了许多钱,足够去洛阳的花销了,你不用顾忌那般多,等下我拿给你,你赶紧去看看买些什么回来合适,崔郎君也真是,要收你当关门弟子,都不提前通知一声,这也太突然了。”

  嘴上念着突然,可她脸上满满的笑,就连杏眼都弯成了月牙,从他的角度看去,眼角下的小痣浓黑。

  袖子被松开,上面的褶皱已经抚平,她在专门做饭的裙子上擦擦,就打算越过他回屋去取钱。

  他伸拽住她,柔荑在他心一滑而过,粗糙的指腹让他抿紧了唇,在她疑惑的目光下,他缓缓开口,“我已经备好拜师礼了,你不必担忧。”

  她挑了挑眉,“你备好了?”

  “嗯,”他道,“是一枚印章。”

  说到印章,他州学放假回家的时候,她曾在书房见他刻过,虽不懂印章的材质有什么说道,她也能看出那印章价值不菲,还以为他是替旁人刻的,万没想到是刻给崔棱的。

  要是送的是印章,这就表明裴玉衡早就猜到了崔棱打算收他当关门弟子,毕竟印章那个东西,并不能随意乱刻字。

  她眸光复杂起来,果然,还是裴玉衡啊。

  这样挺好的,像前世一样,当上崔棱的弟子,有崔棱在朝堂上维护着他,他也不必再过那刀口舔血的日子了。

  “既如此,淳元你便去崔家吧,我做好饭就同阿娘她们一起过去。”

  淳元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令他情不自禁眯起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