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其它小说 > 重生成病娇心尖宠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别离越州(晋江首发)
“啪”地一声脆响,是茶碗从坠落在地发出的声音。

  正在玲珑阁查账的肖夫人一脸不敢置信,原本眼尾向上扬的丹凤眼此刻都因震惊溜圆了一些,“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婢女小心回道:“裴郎已经获得乡贡生名额,待过年之后就会启程赴洛阳考试,我刚才听他们说,有不少人都想去租裴家的院子沾沾喜气,”见肖夫人整张脸都要扭曲了,她加快了语速,“最重要的是,他们都言裴郎得了崔老青眼,被收做了关门弟子。”

  肖夫人捂着胸口,一下摔倒在椅子上,婢女惊叫一声,连忙去扶她,要给她叫大夫。

  她摆摆,撑着桌子说:“你消息可属实?他真的成为崔老的关门弟子了?”

  婢女不知道崔老的关门弟子有多么大的能量,肯定地点头道:“是真的,消息是从州学传下来的,街上的人都在传,对面涯阁的娘为了庆贺此事承诺每日多画一个图样,只要能听到恭贺裴郎的吉利话。”

  肖夫人靠在椅子上,想到裴家来到越州后,她对他们做的一切,生出无限的恐慌的同时,也滋生出了妒忌,为什么她的儿子就不能像裴寓衡那般优秀。

  她带着儿子赶往洛阳,想求裴家给她儿子一个乡贡生名额,可裴家翻脸不认人,好一顿尖利刻薄,就差明说你儿子是个什么东西,坏了仕林名声,还敢求乡贡生名声。

  甚至怪怨她办事不利,想从她的口袋将之前付的钱要回去,她肖夫人是谁,吃进她口的东西休想让她吐出去,她本就与裴家闹得相当难看,也不在乎将洛阳裴家想至裴寓衡一家死地的事情抖落出去。

  洛阳裴家在乎身上羽毛,只能暗恨。

  她带着儿子返回越州,此时的裴寓衡当了拔解第一,却没能得到乡贡生的名额,就算帮助衙门抓了两个贼子,可依旧不能参加科考。

  那种看天之骄子在泥潭深陷的爽感,让她从儿子日后再不能当官的悲伤走了出来。

  可在此时,她听见了什么?

  崔老!那是崔老!裴寓衡何德何能能当上他的弟子,还获得了乡贡生的名额。

  待他日后当了官,焉知不会替家里人报复他们。

  眼前一黑,天旋地转,肖夫人晕倒了。

  在涯阁的宣玥宁就见玲珑阁围了好些人,大夫匆匆而至,须臾就出来了,她靠在楼的栏杆上,和被婢女搀扶的肖夫人对视一眼后移开目光,唯有嘴角翘起,表达了主人的好心情。

  肖夫人提着一口气,她是越州段颇高的唯一一名女胡商,躺在家床上,就已将所有利弊分析清楚。

  裴寓衡取得乡贡生名额不至于让她如此害怕,可他成了崔老的关门弟子。

  趋利避害是商人的本能,一州之内,谁能得罪,谁能巴结,他们早早就列了一个单,自从崔老在越州隐居的事情被暴露出来,他就已经成为胡商们要躲着走的存在。

  那可是连一州之长,黄州长都要敬畏的存在。

  据说,他是连女帝都要给分颜面的人,可这样的人,是裴寓衡的老师。

  她挣扎着起身,安排道:“给我备礼,我要去裴家。”

  珍珠、玛瑙、宝石,各种绫罗绸缎、稀奇古玩,拉了整整一个牛车。

  在去裴家的路上,街上的人们都在谈论裴寓衡的事情。

  百姓们兴高采烈的又翻出裴寓衡智斗贼子的事迹,说的人口干舌燥,听的人心激荡,说着说着,就说道了乡贡生和关门弟子的事情上。

  一个阿婆道:“我可不懂什么关门弟子,反正裴郎得了官老爷的提拔对不对?”

  “对,对!就是,虽然闹不明白他们说的,但是裴郎马上就要当大官了!”

  一个学子路过,忍不住为他们解释了一番乡贡生名额和崔老的身份。

  当他们听见要取得乡贡生名额才能去洛阳考进士,而帮了他们抓贼子,还在拔解上取得第一的裴郎,竟然是靠着当上崔老弟子才拿到乡贡生名额,当即生气了!

  “我呸,黄州长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竟然不给我们裴郎名额,果然还是崔大官人有眼光。”

  那学子辩解,“是崔老,不是崔大官人,崔老还未获得官职,而且不给裴郎名额,不是因为他本身不够优秀,实在是被他的身世所累,黄州长也是怕受牵连。”

  阿婆拄着拐杖,瞥了他一眼,“我们不懂那些,只知道要是裴郎的父亲真谋反了,女帝不会留他一命,还默许崔老收他当关门弟子,你们这些读书人就是一天天想的太多。”

  “就是!”

  有人一拍大腿道:“哎呀,我不跟你们说了,裴郎马上就要去洛阳了,也不知道日后还会不会回越州来,我得告诉我家那口子一声,给裴郎备些东西。”

  经那人一说,人们纷纷散了开去,他们也得给裴郎送东西,要不说,往往是最质朴的百姓,越能看清事物的真相。

  肖夫人听了一耳朵,心更加憋闷,并且慢慢转化为恐惧。

  等到了裴家门口,裴家已经被热情的邻里包围了,有送鸡的,送胡饼的,还有送自己做的腊肉的。

  宣夫人这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