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车回到小区时,林时寒已经等候在楼下了。

  林时暖将车停好,下车呼吸了口新鲜空气,她觉得此时自己才像真的活了过来。毕竟跟霍忍在起的时候,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顾忌霍忍大反派的身份,不太敢跟他说些什么。

  就怕不小心就会得罪了他,万他将来报复怎么办。

  “怎么样?霍家人没有为难你吧?”林时寒问道,今天林时暖不在,他担忧了整天,打比赛的时候频频失误。

  林时暖摇摇头,故作轻松地说道:“哥哥放心吧,霍家再怎么说也是世家大族,怎么可能会故意为难我呢?霍老太太人很好的,特别慈祥和蔼,我很喜欢。”

  林时寒又问:“那,霍忍呢?”

  他没有见过霍忍,可是却听过不少关于霍忍的传言。传闻霍忍此人颖悟绝伦,但性格却孤僻暴戾,是个极其不好相处的人,他怕妹妹被霍忍为难。

  “霍忍啊?”林时暖想了想自己签的那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以及自己要给霍忍忙前忙后当女佣的场面,嘴上却说着,“他这个人也挺好相处的啊,哥哥肯定想不到,像他那样的人,也会喝ad钙吧?”

  “我觉得当时我真应该把那画面拍下来,发出去之后说不定会成为新闻呢。哥哥你肯定猜不到,有人明明才二十几岁,但过得跟个老头子似的,还好他穿的不是那种唐装,否则我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叫他声‘霍爷爷’。”

  林时暖说起霍忍的时候,脑子里不由自主的闪过他坐在窗前看书的画面。

  下午的时候,阳光变得柔和了许多,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坐在窗前,看了许久的书。

  当然了,林时暖不是那种特别爱看书的人,其她曾多次摸鱼,偷看他。可是霍忍却是的的确确看了整个下午的书,除却途因为眼睛有些不舒服,而摘掉金丝眼镜休息时,眺望窗外的树木。

  霍忍的眼睛很好看,是那种说不上来的好看,好像有星河浩渊,会将人吸进去。

  林时寒边听着妹妹说起霍忍,心里的酸涩越来越明显,快要将他整个人包围了。看来妹妹真的很崇拜霍忍,否则也不会跟他说这么多关于霍忍的事情了。

  好气啊。

  *******

  到了家里,张姨已经在炒最后个杏鲍菇炒肉了,哪怕厨房门被关着,林时暖也闻到了香味儿。她吸吸鼻子,感叹:“好香啊!”

  林妈妈赶紧让她洗洗准备来吃饭了,林时暖乖巧的去洗了,再出来时张姨已经把最后个菜端上来了,可以开始吃饭了。

  林时暖吃了满满碗饭,不停感叹张姨的厨艺真是不错。

  至少,比她午煮的那碗面好吃多了!现在想想,真是不知道霍忍那样的人,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用他那张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嘴去吃她煮的‘豪华鸡蛋面’的。

  她想起自己说的‘豪华’两个字都有些脸红。

  吃过了饭之后,林时暖陪着林爸爸和林妈妈坐在客厅里看了会儿电视,就先去洗澡了。

  明天是周,他们今天都得早点睡觉。就连睡前的牛奶,都喝的要比前两天早。

  林时寒在经历了周五那天给林时暖泡牛奶之后,便光荣的承包了林时暖今后所有的睡前牛奶。

  林时暖接过牛奶,喝了大口,想起什么似的,状似无意地问道:“哥哥,我问你个事儿,咱们学校有没有论坛啊?”

  “有的。”林时寒没有多问,将林时暖的拿过来,在浏览器里输了个址之后,很快就跳转到了南城的页面。

  林时暖将牛奶喝完,把杯子递回去,抿唇笑了笑:“谢谢哥哥,哥哥你先去忙吧,我再过会儿就去刷牙,然后就睡觉了。”

  林时寒点点头,觉得林时暖今天穿着带小兔子耳朵的睡衣格外可爱,没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好,那我先出去了,你早点睡。”

  林时寒走后,林时暖趴在床上,点开了个录音。

  录音的内容正是周五那天,陈静和被搜出项链,而苏念出面阻止女生带陈静和去见老师的内容。

  哪怕是在录音里,苏念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温柔。

  毕竟是拥有温柔善良等诸多‘美好’特质的女主呢,林时暖勾唇笑了笑,然后注册了个论坛号,将录音发了出去。

  她早说过她不会做农夫,若是看到以怨报德的蛇,也不会软。

  不知道明天早上苏念和陈静和看到这个帖子,脸上会是怎样的表情呢?有没有‘林时暖’在得知她最好的朋友,直都把她当做个笑话,背后说她的坏话时,那种心如刀割的感觉。

  明明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啊。

  “我跟你们说,我觉得林时暖就是故意装抑郁症,别人抑郁症都自杀,她怎么不自杀呢?”

  “而且她好像是被领养的,你们猜她是怎么得的抑郁症?会不会是被那个什么了?我在新闻里看到过……”

  “其实我也不想跟林时暖玩啊,谁愿意跟那种总是声不吭的闷罐子玩啊,看到她我都想吐,但没办法,谁让她没有我不行呢,学校里除了我,还有谁会跟她玩啊?我就是太善良了,觉得她可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