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科幻灵异 > 末代奇货商 > 第二十一章地下室
  记得小时候,我对很多没碰过的东西都是很好奇的,小孩子嘛,大多都是这样,我说的这间房间,是地下室的一间,地下有四间,其他三间其实都只是一堵墙分隔出来,用来放一些囤起来的红薯玉米什么的,只有这间是被封完还加了个门的,我从来没有见过门被开过,父亲也不允许我去打这扇门的主意,说这是爷爷的,但并不表明这到底是用来干嘛的。

  我给父亲打了电话去,跟他说了拆迁的事,这件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我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打电话给我竟然就快要拆了?

  “你说那老房子啊?”父亲在那头说,我能听见他声音里有一丝疲惫。

  “对,没错,爸,有什么东西吗,我收拾收拾。”

  “你去把你爷爷剩下的东西都带出来吧,还有其它的,你看着办。”

  挂断电话,这才知道,原来这件事情其实很早就已经开始落实了,只是我父亲一直在国外,这拆迁事项下达文件找工人也慢,也就渐渐忘了这事。

  大门上落上了灰,漆也已经斑驳了,用手指一擦过去能感觉到那灰的厚度,钥匙孔里也生了锈,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堵上,钥匙早就不知道哪去了,只有用石头砸,但不得不说,砸这个还是费了我好大一会功夫,每砸一次都会起灰,落了我一脸。

  里面很暗,我也不知道灯还是不是好的,很久没回来了,估计也没电给它亮了,一走进去,就踏起了许多灰尘,还真是有点怀恋,墙上还贴着一张用相框裱着的奖状,这是我小学时得的第一张奖状,所以很珍惜。我径直走到了大厅里面的一个楼梯口,楼梯后面就是地下室的入口,地下室也没光,我只有用手机照明着,看清里面的情况。

  拿手扯掉比较碍事的蜘蛛网,走到了地下室,刚一下去,一只大耗子就擦着我的脚跑过去,惊起好多灰尘,我吓得抖了一下,把手机的照明打开,放在一边,半蹲下来。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很寂静,寂静得可怕,刚被吓个半死,我自认胆子子不大,一通自我安慰下,我打算用刚才那种方法把门砸开,不过砸了好一会,这门都没有向里面断裂的迹象,只是凹了些,这很奇怪,我想了一会,只得从锁想办法,但锁更难弄,只有一点一点的敲下来,等到一块被敲下来后,我惊呆了,因为露出来的像是水泥。

  我自己倒是没有什么眼病和脑病,但这出现在眼前还是挺诡异的,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门打开,花费长一点的时间,不然这趟来得不值。

  突然这时候,我隐约听到一股很细碎的声响,这很奇怪,等我反应过来,才发现,这声音似乎是从门里面传来的,我顿时吓得一哆嗦……

  如果是以前的话,就很难开,现在过的时间太长,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就去找一块大石头,退一步砸,一直砸一直砸,也不知道砸了多久,终于把它砸碎,随后就是扑面而来的一阵灰,我扇了扇了,连忙蹲下把手机拿起来照明,探清里面的情况,我瞪大了眼睛,烟尘不断从空气里散下,里面的空间很空旷,有一件漆黑的大物件,一照发现这是一个木架子,木架子旁边还有张桌子和凳子,都是木制品。

  我走到跟前看,这架子是分单面,三层,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不得不说这东西还是挺奇怪的,看起来这架子保存得很好,漆还在,好像一点没掉,也有可能这就是红木,但我宁愿相信这是红木,材质好的,可以保存很久,如果是上漆的话,这么长时间不掉漆只有可能是在不久前才放在这里的。

  这点很奇怪,当然我也不可能把这东西整个运回去,又或者,今天不行,外面的天气不好,我开的车也不是那种拉货的小车,是去年买的一辆大众,这个木架,就只能等我回佛像馆等天气好点了叫人来运回去,我总觉得这东西很不平常,我遇得多了,又是考古学出生,但真正鉴定这些我真干不来。

  桌子是五边的,像仙人桌,还有圆凳,桌子上还有一本发黄的线装本子,看上去很旧了,边缘已经有些发烂,我拿起翻了翻,里面基本上都是画了一些乱糟糟的线条,很难看懂是什么,一通翻下来,我注意到其中一张不像那样,反而很简约,而且上面只写了两个字有鬼。

  我心底一震,连忙抬头朝四周望了望,四周安安静静,只有我一个人,但此刻我的心情却有些慌,这本书难道是写鬼故事的草稿?

  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有人到这的,但还是让我感觉到了一阵恐惧,出了身冷汗,从头顶冒到脚趾。

  不过不知道这是谁留下的?难不成这里以前有人住过,可是我从小搬来就没看到有人进来过,直到后来搬到城里,这东西出现得很奇怪,还是有人故意留在这的,但也不可能这么多年吧,我一屁股坐到凳子上,像泄气的气球一样,想好好回忆一下以前的事。

  咦,我站起身,发现有点不对,我伸手摸了摸凳子,有点余温!这种天气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很诡异!

  我仔细想了想,这种情况太奇怪了,是我的错误判断,还是什么?

  一想到这里,我浑身的冷汗就起来了,不对,怎么会有人,来这个,地方呢?

  而且这个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