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其它小说 > 爱娇 > 第108章 108
【时间点在郁绵读硕士的第二个学期,月】

  樱花盛开的季节。

  裴林默追了对象近一年后,终于成功追回了心上人的心。再一次,他再也不敢犹豫纠结了,直接把人娶回了家。

  郁绵请了假,跟裴松溪一起飞回国,参加裴林默的婚礼。

  她平时学业太忙,再加上已经拿到ffer,提前进入公司跟着前辈一共做小项目,这近一年的时间才回来过两次。这是第二次,于是她请了一周的长假,参加完婚礼之后,也安心在明川多待了几天。

  因为家里多了个新成员,事情也忙,那几天她和裴松溪经常回裴家老宅,嘲笑裴林默这匹自诩自由的野马,现在终于被扯住了缰绳。

  -

  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在离开的前一天,景知意打来电话,叫郁绵过去。

  郁绵挂了电话,回头和裴松溪说:“知意叫我去她家玩,我晚点回来。”

  裴松溪正坐在桌边看件,低低的嗯一声,没多说什么。

  郁绵打车过去,刚刚下车,就有一辆银色汽车停下。

  车窗摇下,梁知行长眉一挑:“崽啊,你踩点踩的还真好。”

  他们刚从梁知行的老家回来,刚下高速,景知意就给她打了电话。

  郁绵没理他,从后座上帮忙把他们的小孩抱下来:“崽崽,还认识我吗?”

  景知意也从后座上下来,她还是一副干净利落的装扮,衬衣西裤,笑容爽朗:“还不会说话呢,不过有时候我们给他看你的照片,看到的时候就会笑,还拿去抓呢!”

  郁绵很高兴:“是嘛!真不亏我疼你,崽崽太可爱了!”

  梁知行在旁边叹气:“哎,一个个的。对我都没那么上心。”

  景知意白他一眼:“去你的。”

  郁绵也没说话,靠过去在小孩脸上亲一口,才问:“对了,陶让最近有跟你们联系吗?我上次见他,还是在你们的婚礼上。他是不是还在非洲啊?真是奇怪,怎么他就像消失了一样呢。”

  景知意愣了几秒。

  其实前不久陶让还回来过,也到她家来看过崽崽。

  他不是消失。

  他只是从你的世界里消失。

  她无声的轻叹一声,声音里却丝毫听不出来起伏:“是啊,他这几年都在非洲援教,挺忙的。”

  “他还是这么理想主义的行动者……可是忙归忙,怎么都不跟朋友见面了。”

  “是啊……对了,午在这里吃饭吧?”

  景知意快速结束了这个话题:“崽崽喜欢你,你要多待一会。”

  郁绵笑着答应了:“好。”

  -

  到了下午四五点,梁知行要开车送郁绵回家。

  郁绵没让他送,叫他回去好好陪孩子,在路边打了车。

  她顺路买了一篮草莓回去。

  回到家的时候,时针指向五点。

  夕阳余晖柔柔的落下来,光线温暖柔和。

  车没开进去,就停在路口。

  郁绵从车上下来,提着袋子才走几步,就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两个人并肩行走着,高挑纤细的背影分明是熟悉的,而她旁边那个有些陌生,只从背影看,分明透着一种知性的美。

  郁绵差点要叫裴松溪了,却硬生生忍住了,只紧紧握着那果篮的提绳,心忽然被捏紧了,有点喘不过气来。

  那两人还在说话,站在夕阳光影里,光线温柔。

  晚风吹过她们的鬓发,有点乱了。

  那人抬起,想把裴松溪耳边鬓发揽回去。可裴松溪很快往后退了一步,堪堪避开她的,目光不经意的往后一瞥,正好看见郁绵:“绵绵?”

  郁绵慢慢的走过去,提了提果篮:“买了你喜欢的草莓。”

  她都没叫她裴姨,她才不想被误会。

  那个穿着藏蓝色长裙的优雅女人一笑:“松溪,这是你家的小辈吗?”

  郁绵被她一句话问的心堵。

  她认出了这个人了,是裴松溪老师的女儿,也是昔日同学。裴松溪跟人不亲近,但跟她关系还算不错,新年时还发过新年祝福。

  裴松溪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从郁绵里接过果篮:“不是。我……我女友。”

  她想说我太太,可毕竟现在她跟郁绵没有结婚;也想过说我家人,可这似乎又默认了小辈的意思。于是想了片刻,才给出这个答案。

  可这份犹豫,落在郁绵耳,似乎又变了一种意思。

  裴松溪简单的介绍来人:“周瑶,我同学。”

  郁绵轻轻点了下头:“你好。”

  周瑶也有点怔怔的,不过她情绪收敛的很好,朝她温雅一笑:“你好。”

  裴松溪轻轻揽住郁绵的肩:“我家已经到了,改天再聊。”

  周瑶似是有些遗憾,想说什么又顿住了。

  她低下头,轻轻揽了揽被晚风吹乱的鬓发,神情有种失落的温柔:“松溪……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