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 > 第二百二十二章:母亲的东西
  程振锋坐在靠窗的位置,眉头深锁,一直看着面前的咖啡发呆,连曲云依来了都没有察觉。

  云依一眼看见程振锋,感觉他心事重重,脸上的笑容随之收敛了些。她还没见过程振锋像现在这个样子,难不成是遇到难事了?

  她上前两步,轻轻敲了敲桌面,程振锋这才回过神来。

  “你来了。”

  云依笑着坐了下来:“伯父,您看起来,好像有心事。我看你刚才低着头,想事情想得很入神。”

  程振锋跟着笑道:“人生在世,怎么可能没有烦恼。每个家里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哪有这么容易?”

  “您这是遇到麻烦了吗?”

  “家务事,你听了怕是会笑话,不说也罢。你还好吗?看你神采飞扬,应该过得还不错。”

  “在天盛,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公司的同事对我都很好。您可以放心。”

  “那就好。”程振锋一开始问的都是些无光痛痒的事情,云依也耐心和他聊着,等着程振锋说正。两个人聊着聊着,突然都不说话了,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程振锋看着曲云依,叹了口气:“要是老曲现在还活着,知道你过得好,他也会很高兴的。”

  “爸爸……他是这世上最好的父亲。”虽然,那个时候他们的生活并不是特别好,可她知道,父亲已经尽力将一切都给了她,只可惜,父亲没有这个福气,没等到自己成才,人就不在了。

  “你可还记得,你父亲去世那一晚?”

  曲云依的脸顿时僵住了,她侧过脸看了看外面,过了许久,这才点点头。

  “那个晚上,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有些事,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她也曾执着过,可是后来,云依想通了。父亲就算不在了,也是希望自己过得自在。她不该沉浸在过去的悲痛。

  一些解不开的心结,她也就不再去想了。

  “当我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也很意外。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突然……”

  “我想,父亲应该有自己的原因,只是我们没有想到而已。人都走了,追究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她回过神,收起了那些情绪,看向程振锋,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伯父,您今天……怎么会突然提起我的父亲?”

  他过世快八年了,程振锋极少提起父亲,大概是怕她伤心,曲云依也不愿在他人面前自怨自艾。想通之后,她就告诉自己,以后要好好活着。连带着父亲的那份,一起好好活着。

  所以,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她都能扛过来。

  现在……

  曲云依打量着程振锋,总觉得,今天的他有些不太一样。

  “我听说,你和陆凌天的婚礼,已经在筹备当。有件事,我想了很久。我觉得,现在应该是时候告诉你了。”

  曲云依皱起了眉头,父亲过世了这么多年,难不成,程振锋还有事情瞒着自己?

  “什么事?”

  程振锋犹豫了一会,这才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

  那东西用鲜红的布包裹着,看外形,像是一个盒子。程振锋镇重将那东西放在曲云依面前,示意她自己打开看看。

  “这是……”

  “你先打开看看,我再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曲云依看着桌上的盒子,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这东西……到底会是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曲云依接过那物件,将裹在外面的红布拿掉。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雕工精细的木盒子,看上去,应该是装首饰的。

  她奇怪地看着程振锋,程振锋示意她继续打开。

  看着这木盒子的做工就知道,这是昔日有艺的人才做得出来的。这么长时间,木盒子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她小心打开了盒子,放在盒子里的,竟是一支银簪子。

  簪子保存得很好,还闪闪发亮。上面雕刻的,是一些花的图案,云依并不懂这些,一脸疑惑看着程振锋。

  “伯父,这个东西……”

  “这是你父亲年轻时候和你母亲的定情信物!簪子是送给你母亲的,你拿起来看看,上面还刻了一个字。”

  曲云依拿起来一看,那上面果然刻了一个字:芸。

  “这是我母亲的名。”

  “正是!这东西,是你父亲的遗书里,另外交代给我的。这东西是你父亲最珍视的,你母亲走了,这簪子,你父亲希望在你出嫁的时候送给你。当时,我想着,等你和程越结婚时,我再给你。谁知道,那次的婚礼,出了那么多事。”

  云依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强求来的婚礼,最后只能以一场闹剧收场。

  “都过去了。”

  “我听程越说,你们在婚纱店遇到了。想必,你也在筹办婚礼,很快就要嫁人了。这个东西,本来也是属于你的,现在,我物归原主,交还给你。”

  “这是……父亲送给我妈的礼物?”

  “花开并蒂,举案齐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