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园 > 都市言情 > 鉴宝黄金手 > 第376章 一字之师
徐景行作为一个冷‘门’手艺从业者的小辈,能有机会跟唐先海这种名动一方的老前辈坐而论道已经是撞大运的好事儿了,要是有机会指点指点唐先海,那更是一辈子的谈资,算自称是唐先海的老师,唐先海也不会反驳。,最新章节访问:。!

  一字之师都是老师,何况他真要能唐先海在雕刻领域有所领悟,唐先海绝对心甘情愿的喊他一声老师。

  给唐先海当老师,和给安心当时老师,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看着安心慢慢的成长起来,确实会有一种让人身心舒坦的成感;而让唐先海这种成名已久的老前辈在自己的指点下突破,除了有成感外,还会产生一种凌驾于权威之的恶趣味,虽然很淡,但那种体验可不常见。

  因此他想了想,点点头道:“唐先生不嫌弃的话,我很高兴能分享一下我在雕刻领域内的这么点造诣。”

  唐先海大喜,一把抓住他的手掌,“你的造诣可不低,”说着又道:“你也别一口一个先生的了,喊的我有点不自在呢,我在你面前可没资格当什么先生,直接喊我老唐吧。”

  余泽诚在一旁笑道:“对,还有我,喊我老余行,听着亲切。”

  两个老头儿的话让他有点小感动,因为真不是所有的老前辈都这么和蔼亲切,事实绝大部分人一旦了年纪,那脾气也会跟着涨,对晚辈们只会百般的看不顺眼,所谓的倚老卖老是指那些人。

  好在,他‘交’往的这些老头儿们都不是一般人,虽然‘性’格各异,但基本没有人会倚老卖老的对他指指点点。其脾气最不好的要数周振山了,对外人,周振山绝对是凶戾怪异的‘性’子,可对他却像亲人一样亲和。

  或许是他的魅力太高的缘故?

  他心里冒出这么一个好笑的念头,随即笑道:“那我可不客气了,老唐,老余,嘿嘿。”

  唐先海和余泽诚一起笑:“这样对了,哈哈哈,这样才有忘年之‘交’的模样,”说完之后,唐先海的脸‘色’恢复平静,“小徐,你打算从什么地方开始讲?”

  “从这几把紫砂壶开始吧,老唐你的眼力确实没得说,这几把壶各有特‘色’,虽然我不敢确定它们的新旧,但可以确定它们的创作者的雕刻水平确实不差,算刚才那把仿杨彭年制秦权壶也一样,雕刻水平也算得是登堂入室了,当然,跟杨彭年本人起来还差的有点远。”

  说完,他拿起另外一把紫砂壶,按照最基本的工艺美术原理开始分析解构这把壶的造型和雕工。

  他的基本功确实没什么可挑剔的,小的时候他父亲给他打下的基础实在太扎实了,虽然后来没有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知道去年夏天才捡起来,可随着他的记忆力越来越好,小时候死记硬背下来的知识又被他从记忆深处翻了出来,而且还重新理解了一遍,那些小时候完全听不懂的内容对他的帮助更大,如同黄牛反刍一样,把吞咽下去的青草吐出来重新咀嚼一遍以便更好的消化吸收。

  他的水平能在短短的几个月里飞速涨到现在这个地步,跟他这些日子以来的“反刍”有着最直接的因果关系。

  不说雕刻,说那些复杂的榫卯结构以及古营造法式,其实他早忘了,小时候学的也不怎么‘精’通,可是一手能把他父亲教的东西统统回想起来,再加他不俗的理解能力,自然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那些看似晦涩的技能。

  做木工如此,做雕刻也如此,连书法、绘画的水平也都是这么提升起来的。

  在他“反刍”的过程,他甚至吸收了一些他父亲没有专‘门’教过他但在他面前展示过的一些技能,或者他父亲随口说过的一些话。

  此时此刻,他说是给唐先海讲解,实际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温习功课的过程,讲解的过程对一些知识有了新的理解,收获颇丰。

  最关键的是,唐先海和余泽诚都不是安心那样的小白,而是实践经验丰富的老前辈,随着他的讲解,两个也会根据实践经验提出他们自己的观点。

  这种更像是切磋‘交’流的讲课过程,让他受益匪浅。

  至于唐先海,貌似还真有所领悟,虽然不可能跟小说描述的“顿悟”一样神,但在这个年龄段、这个水平线还能有所领悟,反而更显珍贵。

  这一场大讨论,可以说是真真正正的双赢。

  他们的讨论从午开始,一直持续到太阳偏西这才恋恋不舍的停下,午饭在工作室吃的,一边吃还一边讨论。这种深入浅出、实践结合理论的讨论技巧,不光安心这个新人能听懂,连余泽诚这个纯粹的外行也能听明白。

  眼见着天‘色’不早了,徐景行伸了个懒腰笑道:“老唐,今天到这儿吧。”

  “哈哈哈,好,不过这时间过的还真快,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唐先海哈哈一笑后问,“明天继续吗?”

  “这……”徐景行有点为难,说实话,这一天下来,基本他能讲的都讲的差不多了,太复杂的东西又没办法用语言来讲诉,所以他还真不想继续了。

  唐先海见状笑道:“别为难,我是这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